/espaceuserid161.html

一、三叔住在我家的隔壁,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三叔已经有十来年没有种田了。他就是靠用“虾毫”捕鱼捞虾,攒钱过日子的。而且,三叔对这个行当也是乐此不疲。“虾毫”是我的家乡江汉平原很普通的一种

栏目:杂文精选 发布时间:2016-07-24

儿子!我亲亲的儿子啊!你在哪里?此刻,山风吹打着我的脸颊,头顶一轮圆圆的月,把它银色的光辉,洒满我脚下的重峦叠嶂。秋虫在山谷间此起彼伏地鸣唱。远远近近的山峦,有如鬼魅般地突兀着、耸立着,让人有一种恐惧和窒息的感觉。我站

栏目:亲情文章 发布时间:2016-06-05

我依稀记得,那年寒假从学校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八了。我随着稀稀拉拉的旅客走出火车站,迎面袭来的寒风和漫天翻卷的雪花,冻得我浑身哆嗦,直打寒颤。 街道两边堆积着一长条清洁工人铲出的积雪,此刻也冻得硬梆梆

栏目:亲情文章 发布时间:2016-06-05

年少时的我,懵懵懂懂,不谙世事,和村里那些同龄的小伙伴们一起,演驿出了一个又一个可笑,可气而又可恼的人生故事,如今回味起来,真的恍若隔世,让人唏嘘不已,电影风波就是其中的一个。 十一岁那年,我读五年级。8月的一天,天高气爽,我

栏目:校园文章 发布时间:2016-06-05

1996年4月的一天,我到离家20公里的毛场办事处去采访。大约下午5点钟的光景,我采访完毕,骑着单车飞快往回家的方向跑。快到高河村路段时,突然一辆警车卡嚓一声,迎面在我面前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立刻把我的

栏目:写人散文 发布时间:2016-10-30

曾几何时,一票难求,坐车难,对我们这些一年四季漂泊在外的打工族来说,的确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能顺顺当当地买到一张回家的车票,顺顺利利地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过上一个喜庆祥和的新春佳节,成了我们最大的奢望。我永远也不会忘

栏目:亲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6-10-23

她,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三四的样子;她,头发乌黑颀长,柔柔顺顺地披在脑后;她,脸庞白晳瘦削,双眼显得总是有些木纳、自悲自怜的样子;她,上嘴唇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那是几年前,父亲带她到广州整形医院做整形手术时留下的

栏目:经典散文 发布时间:2016-10-21

今夜,我为你守候! 是束缚的太久,你才勇敢地挣脱那脐带的缠裹,蹦蹦跳跳地来到这个世界?!是禁锢的太久,你才心急火燎地呐喊着,赤身裸体地降临人间?!是沉睡的太久,你才跌跌撞撞地躁动着,睁开双眼凝视着光明?!今夜,我为你守候!宝贝!那个你

栏目:心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6-10-15

我家有一张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老照片。由于年代久远,照片已经发黄,但照片中的人物却依稀可见。 照片的背景,是一面用芦苇和稻草夹起来的“墙壁”,父亲背部紧贴“墙壁”站立,目视着前方。父亲的前面,摆

栏目:亲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6-10-13

一、熊坤爹死的时候,留给他最值钱的一份遗产,就是他买了三年多,身高体大,毛色泛光,活蹦乱跳的那匹枣红马。爹躺在病榻上,脸色腊黄,形容枯槁,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熊坤说:“坤,坤儿啊,爹,爹赶了一辈子的,一辈子的骡马,对这行,有,有感

栏目:写人散文 发布时间:2016-10-09

我小的时候,父母就给我订了一门娃娃亲,对象就是我姑奶奶的亲孙女阿娇。 阿娇小的时候,姑奶奶经常带她到我家玩。阿娇个子高高的,脸蛋圆圆的,穿一身红里透紫的衣裤,头上扎一对小羊角辫,很好看。但是阿娇却很少说话,她生来性格

栏目:爱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6-09-19

南国山乡的夜,与我故乡平原的夜是断然不同的。 泠泠的如水的月,高高的悬在碧蓝色的天际,远望去似山顶上一盏炽灼的不灭的长灯。远的近的山,隐隐约约,以万千种不同的姿,立于朦胧的薄雾之中。只听山的那一边送来紧一阵慢一阵

栏目:爱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6-09-09

儿子,今天是母亲节,妈妈不祈盼你能给妈妈送声祝福。妈妈只希望你能好好地生活。儿子,妈妈自生下你的那一刻起,就希望你能健康地快乐地长大成人,妈妈从未曾想过你能给予妈妈以回报。可是。儿子,今天,你的班主任吴老师又来电话

栏目:亲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6-08-26

一、驼子叔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了。这是他二十多年来养成的雷打不动的习惯。他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他的小榨油坊的杂物间,拿出那把他熟悉得再也不能熟的大竹把扫帚,嗤嗤嗤,来来回回,把油坊前面马路上的鸡屎、狗屎

栏目:写人散文 发布时间:2016-08-09

【一】父亲离世的时候,我们四姐妹到场了。二姐因为失去联系,所以没有来。继母哭得很伤心。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哭得很伤心。大姐眼里淌着泪水,她的心情凝重。只有我,虽然脸上挂满了泪水,但我的心里却象一块铁,冷冰冰,沉甸甸

栏目: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6-10-19

 【一】   陆笑天斜躺在客厅里那张半圆形的真皮沙发上。   此时的他,心烦意乱,头昏脑胀,心里装满了恐惧和惊悚。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过这一“劫”,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何去何从,如何抉择。   他仰着头,两眼凝望着客厅顶部的那一盏闪闪烁烁的组合式吊灯。这盏吊灯是时下最流行的LED灯。共有七种颜色,不住地变幻着。如果是平时,陆笑天心情高兴的时候,就会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两瓶冰冻过的啤酒或是饮料,叫上老婆马丽萍,在灯光下,一边看电视,一起喝上两口。可今天,他完全没有了这种闲散的心情。   现在已经是

栏目: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6-08-26

【一】“狗娃啊狗娃,你,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月月把叉在腰间的右手举起来,使劲地在狗娃的眼角上下比划着说:“你自己没得本事,倒还怪起老娘来了。”“是的!老子是没得本事。可老子再穷,

栏目: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6-06-26

一、 “叔叔,请你们,请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没有偷……” 燕子坐在审讯室的一角,语无伦次地辩解着。她的面前,坐着两个穿着军绿色制服的警察。他们威严的目光,像两把锋利的剑,直捣燕子的心窝。她

栏目: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6-06-12

【一】 巧儿和大顺的结合,可以说是天赐良缘。巧儿家住在毛嘴镇的边湖村,大顺家则住在剅河镇的芭芒村。虽说是两个不同的乡镇,但是这两个村却是紧挨着的。因为这两个村都是各自镇的边界,两个村子的农田的分界线,就是一条八

栏目:爱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6-06-11

【一】“官二代怎么了?官二代怎么了?”荣耀华陡地从座椅上站起来,歇斯底里地喊道:“官二代一不偷,二不抢,三不杀人越货。凭什么被人瞧不起?”他说着说着,情绪激动地走到麦儿跟前,“难道官二代连爱

栏目:爱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6-06-08

【一】 女人坐在门口的一条矮板凳上。她望着禾场上的那只老母鸡,它正在柴禾丛里左脚刨一刨,右脚扒一扒,忽而又用尖尖的喙在地上不停地啄几口。不一会儿,它便打了胜仗似地,在有些湿润的草堆中,啄起了一条肥肥胖胖的蚯蚓。它

栏目: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6-06-03

七月流火。天空中没有一丝云朵,风的影子,也躲得无影无踪。公路两边的法国梧桐,也直直地笔挺在那里,吐着粗气。小镇的街道,地面被骄阳烤得几近冒烟。街上已鲜有行人光顾。人们似乎已被这火辣辣的骄阳和这火辣辣的季节所征服

栏目:亲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6-06-25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9个年头了。每每想起父亲那悲苦的身世,略带几分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心里不禁涌起一种莫名的辛酸和苦楚,但更多的,还是敬佩和怀念……    父亲11岁那年,时任天沔游击队中队中队长的爷爷

栏目:亲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6-06-18
?
  • 罗银湖
  • 加关注
  • 发消息
  • 用户名 :
    罗银湖
  • 积分 :
    1500
  • 访问量 :
    861
  • 好友数 :
    2
  • 会员等级 :
    普通会员
  • 注册时间 :
    2016-06-03 22:05:05
  • 个人公告

    罗银湖,笔名鸽子。湖北仙桃人。曾用名罗平,吟歌。曾任教师,民警,报刊电台特约记者等。发表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并多次获奖。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类报刊。2015年3月开始网络文学创作。2015年6月签约江山文学网,现为轻舞飞扬文学社团荣誉社长,江山之星。曾在江山文学网、散文网、盛京文学网、湘韵文学网、中国文学网、青藤文学网、范文学网发表过大量文学作品,创作宗旨:愿用手中这支稚拙的笔,写尽人间至善至美,鞭挞尘世丑陋邪恶!
    新疆时时彩预测 www.dktouch010.cn 版权所有 给新疆时时彩预测提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