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盛开的地方

我要加入 作者: 安慕希°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5-06-10 18:31:57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回忆是困进眼里的沙,不管多痛你都要轻轻的擦,可是,你叫我如何扯断这牵挂……

那年夏天,天空还很蓝,空气中夹杂着阳光的味道,甜丝丝的。暖暖的风拂去你额上的刘海,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白色轮船已渐行渐远。一如初见时的羞涩与不安,你走的时候用沉默代替了悲哀。

(一)生如夏花

我叫青铜,生长在大麦地,他们都叫我——哑巴。一只鸟儿拥有万里天空却看不到其他任何一只鸟儿的孤独,使我隐忍不言——我也只能不言,因为我是哑巴。

母亲领养了那个来自城里的女孩,她失去了父母,她叫葵花。从此,青铜不再是孤独的青铜。

相识是天空一朵雪做的云,相知是雪落黄河静无声。葵花不会叫我哑巴,她叫我:“哥哥。”失去声音的孩子与失去父母的葵花,点燃烛火温暖了岁末的秋天,只愿面朝大河,春暖花开。在那个苦难的年代,葵花会叫我:“哥哥。”于是一切都变得简单,没有了阴霾,没有了悲哀,空留年华的一场叹。

葵花,哥哥记得你的乖巧伶俐,记得蝗灾来临时你的恐惧,记的你戴上那条冰晶项链的美丽,记得你教我识字时的仔细,记得……真的,葵花,哥哥记得你,记得那片充满爱的大麦地。只是,你去了哪里?

夕阳西下,一高一矮的背影,还有那头老黄牛,行走在大麦地上。天亮前,变成泛黄的照片。泪光点点,灌溉了下面柔软的小草,期待来年,开出一地的记忆和忧愁……

葵花,你是随风摇曳的花,瞳仁里永不凋零的盛世繁花,绚烂了一整个流年,无论盛夏。只因那是你说的,生如夏花……

(二)路是月的痕

我叫葵花,大麦地是我永远的家。丢弃了城市的繁华,跟着父亲,来找寻最初的那份宁静与感动。爸爸说,这样,他才能做出更好的画。只是后来,我却丢了爸爸。大麦地的人收养了我,我住在青铜哥哥的家里,感受着朴实无华的爱。

清晨。葵花园里。

“哥,爸爸去哪了?”我看向哥哥,他用手指了指蓝蓝的天。偶尔有飞鸟掠过,传来一阵嘶哑的叫声,却不留下翅痕。是的,爸爸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找不到他了,他一定是变成了一颗星星,同月亮一起照亮回家的路。他说:“葵花,我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如同爸爸说的,路是月的痕,所以我不会迷路。

哥,踏着月亮的痕迹,我找到了你。只因离别太过仓促,忘了跟你说去处。哥,葵花走了,带走了你的思念,却没有说抱歉,我想,我们还会再见。

你知道的,路是月的痕,痕无迹,风随去…

(三)昔人独往,感恩依旧

爱青铜,爱葵花,某些幸运的邂逅,我用来感恩岁月的青睐。期间无人知晓的仓皇,与不被人们理解的伤,化成笔下流淌的文字,吐出感恩的芬芳,不带一丝悲伤。

关于曹文轩。

曹先生的每本书都装着一个纯爱的故事,就像《青铜葵花》,用朴实却蕴含着悲伤喜悦的文字进入我们的心灵,像春日里的和风,抚平每个劳动人民紧蹙的眉。

曹先生说,先感动,后感恩。感动于那段艰难岁月里一段段纯如明玉,清若溪水的情感,而后怀揣一颗感恩的心,感谢曹文轩赐予的那片大麦地,那个草房子,净化了喧嚣世界中我们那颗落满尘埃的心。对此,我一直感恩着。

芦花飘荡,葵花满园。黄昏,有金色的阳光,亲吻着葵花的脸颊。

我想,我们一直都在感恩着,生命中已经出现或已消逝的容颜,感谢你们的一路陪伴,我,未曾孤单。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