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也何曾唤情缘

我要加入 作者: 无眼泪的夏天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12-04 16:28:11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记忆是一抹香魂,藏匿不了回味里那一丝缱绻的落寂。

 

----题记

 

    我已经习惯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任思绪冲撞得抽搐。

 

    我在一家医院工作,待遇还不错。在那儿我还有一爿空隙来认识那些身体上带着伤,心灵上拖着痛的人。宁婉和夏艾也是那些带着伤和痛的人里的一部分。

 

    那时,宁婉刚被从急诊室里抬出来,在那匆忙的一瞥里,我发现那是一个长得标致的女孩。我的好奇心就如春水般在我脑海中涌荡,尤其是她那深邃而迷离不定的眼神告诉我--她身上一定有一个倔强的故事。而那天正好我当值,所以理所当然的我成为了去揭开她身上答案的那个最接近的人。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尽量用我的耐心,我的细心还有爱心去呵护她,去照顾她,她那冷淡而带着蓝色的忧郁的眼神在一段时间的消磨里终于卸下了她那落寞时夜行的锦衣。她说她不喜欢任何人来打扰她,包括妈妈。说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了她咬紧嘴唇鼓足勇气的忧伤。然后她翻身面朝墙壁躺下了······

 

    她说她是一个惜字如金并且良心被狗吃掉的人。说到这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凄伤,但稍纵即逝。她说她一直都想考一所大学,一所名牌大学,那不仅仅是她的梦想,也是她必须做的。但是高中毕业时她却放弃了支撑她所有念头的梦,只身去跟一位老中医去学医了,因为她听朋友说那位老中医医术精湛,连心脏病都能治好。而她所决定的一切连她的妈妈夏艾都未被告知······

 

    她说她的妈妈把能让她考上名牌大学作为她人生运转的目地,在她心中,只有女儿考上了重点大学,她们的生活才会驶上幸福的轨道。对妈妈夏艾而言,女儿倔强地放弃的不仅仅只是一所她拼搏赚来的大学,还有她妈妈的希望,她们母女的生活。她说她要活出她自己的精彩。这还是一个固执己见的女孩儿。

 

    后来,她妈妈找到了她学校才明白真相,距离填报志愿仅有两天时,她却离校了。她的朋友当时是这样描述的:她的妈妈在知道情况后整个人虚脱得像是挣脱了灵魂,只有无神暗淡的眼光像被木偶拉着,盯着没有方向的方向;两只脚像是失灵的玩具无目地朝着没有目标的目的地;在她的世界里,世界已经天翻地覆,而她亦被颠覆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天宁婉正在写着什么,突然手机响了,她拿起来只看了一眼,虽然是个陌生的号码,可还是深深地刻进了她的内心。她故作镇定地听着妈妈夏艾的数落,她喜欢一个人分享自己做事的理由。妈妈讲到激昂处,谈起了她一个人将她拉扯大的不易,送她读书的艰辛,还说了她唯一的梦想只是希望她的女儿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然后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已。这是天下所有母亲对自己的子女最真实的希冀。她知道她的妈妈在一个人回忆她女儿的成长,回忆属于她作为母亲的痛楚,她知道她的母亲是在用痛来回忆痛,在讲述痛,在一个人痛心地吞咽痛。而她作为一个听众,唯一能做的就是无声,做一个无声的听众。

 

    风过了,但记忆却在风的气息中停滞在了宁婉的心中,冰冻,凝固。

 

    宁婉仍然潜心地拜师学习着,她说她用了每天二十四小时中的十八个小时来完成她的选择,弥补二十年来的坚持。这段话中藏着的深深的含义硬是被她掩盖了,而我也选择了尊重她。

 

    那是两年后,宁婉就要出师了,医师夸赞她是一个勤奋,聪颖,很有天赋的孩子。而就在这时,宁婉的妈妈夏艾经过多方的打听,也得知了宁婉的住址。然后就在夏艾妈妈靠近医院门口时,由于心情过于急切,来不及看清红绿灯就直奔了过来,而正好向药师辞别的宁婉看到了这惊心的一幕,她毫不犹豫地用她单薄的身体挽救了那个早到的女人。而宁婉被立即送进了医院急诊室······

 

    她说这就是一场梦,一场连角色都看不清的浑浊的梦。

 

    但“这”到底是······

 

    在宁婉静养的这一段时间,夏艾妈妈曾多次踮着脚尖,用她那望不穿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她知道她女儿比较倔强,一定不想现在看到她,她不想让她不高兴。她只想就这样静静地守候着她,哪怕她不知道,哪怕她不喜欢。我几次看到夏艾妈妈用手擦拭眼角的背影 ,那个僵硬的动作就一直定格在了我心中。后来因为忧郁过度导致她心脏病复发,晕倒在了医院走廊上,在那时我才知道她竟然有心脏病。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词······

 

    在那个明媚的下午,我和她聊了很多。我告诉她,她女儿已经脱离了危险,正在慢慢地康复,只是需要时间静养,我不希望一个倔强的女孩的固执的话无辜地伤害一个可怜的母亲。夏艾妈妈边哭边用手使劲地捶打自己的大腿,痛哭着说道“我只要她好好的,好好的就好,她不喜欢复旦大学,咱就不读了”。在那时我看到一个母亲的无奈、落寞和无尽的无助。尽管我一直在安慰她,可却丝毫未能减轻她的自责。到了宁婉换药的时间,我才起身告辞,临走时,她拉着我的手深切的说“李医生,我女儿就拜托您了,求您一定要救活她啊,一定啊!”。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就那一个下午,一个妈妈用她所有的愧疚掩埋掉了她几十年的骄傲,只为女儿。

 

    当我推开宁婉病房的门的时候,她好像猜到了我的到来似的,睁着她疲惫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她看起来已经好多了,突然她的眼神变得深邃,好像在暗示我什么。“你放弃大学其实是为了······”我故意拖长了音,希望她自己能填完那份属于她自己的答案。她望了望我,沉默了一会,才说“大学能填上了只有我的明天,她的心安,却填补不上我们一辈子的幸福,我的愧疚”。

 

    夜深了。

 

    而有一份思绪还在抽搐。

 

    等夜深得模糊时,应该就不会在心痛了吧!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