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只会想你

我要加入 作者: 末秋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12-05 08:42:11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An
  
  七年前,那个炎热的夜晚,在思中食堂前面广场的乒乓球台上,你买了啤酒,为我送行。
  
  我们的距离,从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学校变成了从思南到德江的距离。两个县城,三个多小时的弯弯曲曲的山路。
  
  六年前,因为一场意外,我们在一起了。那时候,你还不懂爱。我对你,更多的也是一种哥哥对妹妹的关怀。那时候的你,还没有电话。我只能打你朋友的电话,让她帮忙让你回个电话。然后,静静地等待着你放学后从公话超市里打来电话。
  
  那一年,我在医院做手术,本来彼此说好了,不要请假耽误学习,不要来看我了。当你坐着第一班车过来,出现在我病床前的时候,我的心情,像窗外阳光明媚的天气一样。
  
  夏日的太阳,像一个火球,好像要把人烤熟一样。没有风扇,只有一把印着医院广告的小扇子。我们坐着我的床上,你帮我扇扇风,我帮你扇扇风,看着大汗淋漓的彼此,笑得像两个傻子。
  
  也是那一天,因为那个一个人,我们分手了。你负气离开的时候,低着头不说话。去车站的小巷,我走过无数次,可是那天居然也走错了。终于,车发动了,你就要走了。你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我挥挥手,作别。夕阳余晖里,最后一班车,带走了你。看着你坐的车慢慢远去,慢慢变小。在眼里消失的一刹那,心一下子空了。心如刀割。
  
  也是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我是多么的爱你。可是,我已经失去了你。
  
  我拖着长长的影子,像丢了魂一样,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走到霓虹灯升起。路旁的商场里播放着忧伤的音乐,路上车水马龙。
  
  那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我要去找回你。
  
  天终于亮了,打完点滴,我坐上了开往你在的县城的班车。三个多小时的颠簸后,车终于停了。天已经黑了。在朋友的帮忙下,我终于见到了你。我故作轻松,向你表明了来意。你只是劝我注意安全,早些回去。
  
  朋友陪我走在河提上,真是见了鬼,我竟然不知道你这里的夜晚是这样的冷,河风吹得我,瑟瑟发抖。
  
  在宾馆里又度过了一个难眠的夜。天还未亮,路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下了雨还是洒了水。我踏上了返程的路。或许太早,车上没有几个人。我一个人躲在后排的角落里。汽车的发动机咆哮着,载在我空荡荡的心情。
  
  大约是之后的第三天吧。我已经记不太清了。我上完晚自习,躺着床上看着书。电话铃声突然想起,我拿起手机,备注是你的名字。颤抖的摁了接听键。只听见说了句:“喂!”所有的委屈和情绪瞬间涌上了心头,瞬间就扛不住了。慌慌张张的挂了电话,然后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泣。歇斯底里。肆无忌惮。哭得一起租房的朋友在门外着急地问我发生了什么,哭得房东上来,以为我出了什么事。
  
  而我,怕你听见我哭。而我,怕你说我软弱。
  
  那之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偶尔朋友带来你的消息,也会装作不关心,不在意,怕被发现。可是,我把一切想念都写在日记里。
  
  再联系,又或者说做回了朋友关系,已经是四年前了。我们已经高三毕业了。高考的分数已经下来了。听朋友说你考得不错,我打电话向你祝贺。
  
  那个夏末,在同学陆陆续续而又接二连三的升学宴上,我们的关系重新缓和了,又做回了曾经那种特殊的朋友。至少,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那个热闹的夏天结束的时候,你去上海了,而我来了南昌。我们的距离,从思南到德江,变成了从上海到南昌。
  
  好在通讯方便了,我们还能经常打打电话开开玩笑,通过各种即时聊天工具调侃调侃彼此。连曾经一直调侃你的打字速度都变快了很多。想看你的时候,打开摄像头,就能看见你。看见你被我逗比的属性,逗得你笑得前俯后仰的时候,我好开心。
  
  不过要见面就难咯,隔得这么远,要见面也只有寒暑假。即便是寒暑假,要见面也不容易。因为生活的关系,大家各忙各的。而你也搬了家,要见你,一来一回,骑车也要跑好几个小时。偶尔见面的时候,我们也会去逛逛街,逛逛我的母校,去咖啡馆坐坐。我们打打闹闹,有说有笑,比情侣更像情侣。
  
  离上一次见面,又快一年了。我们一起去参加了初中好友的婚礼。我骑着车,载着你。你躲在我身后,蜷缩着身子,像一只可爱的羔羊。面对同学们的调侃和撮合,你笑笑,我也看着你笑笑。
  
  两个月前,我签了工作。中铁建大桥局五公司,在成都。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你。
  
  你满意的说道:“不错,挺好!如了你的心愿了,离家近,可以回家了。”
  
  从那时起,我就在悄悄的等待着你工作的消息。保留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幻想。
  
  不知道什么时候,QQ有了悄悄话这个模块。早上,有人发了悄悄话给我,我发了悄悄话给你。
  
  “总觉得,总有一天,我们要分手!”
  
  你回复说:“我们从未层在一起过,又怎么会分手?”
  
  傍晚,我收到了你的消息。我能感觉到你心里那份激动和自豪!
  
  “offer,五百强的,我拿到了,就在上海!”
  
  心里酸酸的,像醉酒后喝了醋一样。我既希望你能找到一份好工作,留在大都市,从此过得幸福。又盼望着你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回家去随便找个什么事业单位,跟我共度余生。
  
  你终于如愿了。你就要去当白领了,而我就要去工地了。
  
  我默默敲出:“签了?恭喜!”
  
  “不过,如果就这样定下来,以后你在成都,我在上海,好远!感觉我们之间,从德江到思南的距离,变成了从南昌到上海的距离,又变成了从上海到成都。原来越远了。”你说。
  
  “大了,就各奔东西了!”你说。
  
  我说:“大了,翅膀硬了,就飞的越来越远了!”
  
  我说“哈哈,我总感觉,总有一天,我们要分手!”
  
  “原来悄悄话是你说的?”
  
  “是啊,我这乌鸦嘴蛮有效的吧,哈哈。”
  
  “真是要分手了!嘻嘻。你这乌鸦嘴:你这样一说,今天我就收了offer。”
  
  “要是哪天我跟个老外走了,就更远了!哈哈,回去这不可能,可在上海就有可能哦。”你说。
  
  “哈哈,我只会想你!”我说。
  
  “不管你在哪儿,不管我在哪儿,我只会想你!”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越来越远……”
  
  “命吧……”我说。
  
  大概是命吧!好像也只能这么解释。就像我们同月同日生,而我比你大一岁一样!像我们一样!
  
  断断续续的这些年,也有过几份感情。却从未停止过想你。也几次跟你表明过心扉,而你总说,差那么几分感觉!
  
  人长大了,翅膀硬了,就飞的越来越远了。看得多了,听得多了,也经历得多了,也就越来越成熟了。心里的感情比往日更加清晰,想念比往日更加强烈。然而因为有了深度;有了城府,就懂得把想念在内心最深处了。即便想念,想得到,想占有,也要学会放生。我们总要学会失去。
  
  室友的电脑,单曲循环着侃侃的《南山南》――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我总是唱:“我在南方的寒夜里,大雪纷飞,你在北方的艳阳里,四季如春!”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分手了,希望你一切都好!
  
  毕竟我这样一个人――一个既不是坏人,也没办法称为好人的人,也不一定适合你。
  
  而我,只会想你!
  
  2015年11月18日于南昌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