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栀子花

栀子花

我要加入 作者: 轻语晨曦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5-12-23 15:15:58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一:栀子缘
  
  昨天在看丁立梅的《暗香》,各色各样的花,真是缭乱了我的眼睛,扰乱了我的心,为了记住那些花,我可是煞费苦心,百度花的图片,然后传入空间,每传一种花附上她的名字,就是为了记住她们,希望在后来的岁月中遇到她们是犹间故人的亲切,而不是初相逢的尴尬,也许是因为跟她们没什么交情,看来看去,总是记不住,花盲的我,总感觉她们的样子没什么不同,只好用这最笨拙的方法记住她们。而当我触碰到栀子花时,那熟悉的味道不小心戳到了我内心的柔软处,她的一瓣一叶,一香一缕我真是闭着眼都可以画出来,一直以云淡风轻的贪态度存活一世,没想到一朵栀子花就可以打开我的心扉,就像人们所说,被时间包裹的心,总是会在最本质的上面崩塌。此时,栀子花的香气仿佛飘过时间的,空间的隧道,到达我的鼻翼中,紧接着思绪时光跟着花香一下子跳入了那个青涩的年代,犹如看到栀子花开的美好
  
  栀子花开在六月人间四月芳菲尽,而栀子花在炎热的夏天,悄然独自开放,她无需与百花争,她淡淡的香气就会震慑人的灵魂,清澈见底的白,给烦躁的夏天带来一股清凉。忙碌的大人们,从地里回来,路过时总是驻足凝望下,然后偷偷一朵,插在自己的头上,或肩上,此时被太阳炙烤的脸上,泛出一缕缕清凉,接着消失在烈日里。
  
  作为孩子的我们很盼望栀子花开,每次上学放学都会去看看隔壁家的栀子花开了没有,而她却跟其他的花不一样,其他的花是一下子恨不得把自己的美全部展现在人的面前,而她却是慢慢的开,就像是女人化妆一样,慢慢画,慢慢描,唯恐差了那个细节,所以每次看到栀子花时它总是裹着紧紧的小骨朵,而我会很伤心而归,后来我就不想去看了。千等万等不如她自己悄然开放。有一天回家,路过家的拐角时,突然闻到一股栀子花的清香,于是我就跳着跑到隔壁家的玩伴那里,一边跑一边说:“栀子花开了,栀子花开了,”而我周围的玩伴说:“我知道了哇,你知道之前其就知道了哦,栀子花开了,我们的六一儿童节就到了。”因为栀子花开了,意味着我们期待已久的六一童节也就到了,那时我们对于日历什么的没什么概念,就只是栀子花,因为她可观,可摸。也是我们唯一的对于美好所向往的事物。那个年代儿童节是我们小孩子最期待的节日,栀子花伴随的儿童节,我们可以在花的清香里打滚,在花的清香里唱歌,一戴上她可以香一天。那时的时光真的很美,单纯,一朵朵的栀子花就可将记忆填满。
  
  后来随着年纪越大,课业越来越多,心里也慢慢的成熟了不少,一些内心的少女情绪,不知从何时起就在内心滋长,成了一朵清澈纯白的栀子花,所以到这时,小时候栀子花的天真的时代已经走远,更多的是泛上了清澈的爱情的味道。
  
  “你头上戴了一朵栀子花?”我正在埋头走路,被这一句话给叫停了,抬头一看是个阳光帅气的男生,挺直的站立在阳光下,太阳的逼视下,眼里泛着栀子花的清澈,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细密的毛孔都可以看到,像是婴儿的脸颊,从没看过这么漂亮的男生,心里已经被他深深的吸引了,于是脸上镇定自若,内心却风起云涌。我假装很镇定的说“你看错了,这是假花”他“哦”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我迟疑了一会就接着走回教室,当时心里纳闷,怎么会就把这个花,看成了是栀子花。我也是很笨,没看下他是哪个班的,就径直走回去了。
  
  再次跟他见面是高二的夏天,一天,我很烦闷,考试考得不好,所以上完晚自习就到外面走走,闷热的空气,让我无处躲藏,路过一个校园的拐角时,我突然闻到一股栀子花的清香,本是烦躁的心,一下子就清爽了许多,于是乎,我就找个空地坐着,戴上耳机,听着轻音乐坐着,抬头看着天空星星是那么的明亮,闪烁,感慨夜晚的星空好美啊,一切烦恼皆抛了,当我彻底的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中时,突然背后又传来似曾相似的声音“你怎么也在这里?”我回过头一看,虽然是夜色中,但是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出他大致的轮廓,是他,原来是他,他背后一大片栀子花,好像在此刻都炸开了骨朵,尽情地绽放着。我不好意思的回他一句说:“原来你也在这里”。
  
  那天我们聊了许多,但只是单纯的聊着一些生活学习上的琐碎的事,我们身后一大片栀子花,空气中飘着的也是栀子花,而我的内心也如栀子花海涌动着内心的情愫。而一切随着栀子花的凋零,我们之间的缘分也戛然而止了。那天,栀子花落,到处一片花残片,好像在昭示着什么事情发生。他告诉我她要转学了,由于家庭的原因,也许以后不再见面,但是我们还是好朋友,不记得他走时的情形,但是我记得当时我的心情。栀子花落了,我的初萌的爱情也落了,我祈祷着我们可以再次见面,于是经常到学校拐角的栀子数旁边,看那栀子花,而一年一度的栀子花,照样正常开放,而他却不在了。
  
  栀子花记载了我的青涩的青春,萌动的爱情,初恋还没开始就已经萎谢了,但是它那淡淡的芳香,一直缭绕在我的心中,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它青涩的记忆在岁月中泛着淡淡的芳香,一直芬芳着我走过的路。
  
  
  二:栀子魂
  
  
  今年夏天我路过小区的街角时,看到一群栀子花,在时光中摇曳着身姿,煞是好看至极,一不小心碰一鼻子的香气,让我不忍离去,于是就用手机拍下这一幕,她洁白的身躯,朵朵花瓣恣意地开着,像是在召唤着你,快过来看我呀,快过来看我呀,她的清香的气息,无孔不入地围绕着你,缠着你,露水上有花的香气,空气中有花的香气,甚至连你的身体上都是花的香气,哪来,都欢喜,小区的人们平时不怎么联系,却都驻足看那栀子花,此时花的香气柔和了邻里一贯有的僵气,一阿姨说,这花,真香,真好看,另一个阿姨说:“是的啊,好久没看到这么灿烂的花了”。眼睛里满是疼爱的之情。此时一阿姨将花摘一朵戴在自己的头上,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她旁边的叔叔笑话说:“女人从小到老都爱美啊,戴上栀子花更漂亮了”。那阿姨听到了,娇滴滴地说了声“哪有?”虽然老了,脸上还满是莲花不胜水的娇羞,如娇滴滴的栀子花。
  
  步入社会时,总是会匆匆的赶赴于家与公司两个地方,两点一线的生活让我对生活失去了许多激情,而一些世俗的东西总是会无孔不入的穿过我的心,总是觉得单纯与本质离我越来越远,有时会觉得自己是行尸走肉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时的怀念那个单纯的年代,那个栀子花飘的时代,有时会想如果可以活成想栀子花一样那该多好,美丽纯洁而又尽情绽放。无关其他,只为自己,只为自己。
  
  
  
  每次想到她在岁月中开放着,安静低调不张扬,虽然青涩纯白,但是她燃烧到极致,我就是很羡慕,我想世界上没有哪一种花,可以跟她比了,就连凋零了,灵魂都是香的。纯白淡雅的身骨,清新的灵魂。她一生都是彻底的绽放,无一丝毫的保留,我觉得如果一个女人可以活到这样的极致也真是美的彻底。虽然身体已逝,但是她的香气萦绕会一直萦绕在人的记忆里。
  
  如果一旦要问,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谁,我想大多说人都会说是奥黛丽赫本,集美丽与智慧于一生的女子,她不仅有着她美丽的外表,优雅的气质,还有着纯净的灵魂,如栀子花一样,虽然玉损了但是她的香气一直都萦绕在人们的记忆之中,她曾说过,“要有吸引人的双唇;要有美丽的双眼,请寻索它人的优点;要有纤细的身材,请与饥民分享你的食物;要有亮丽的头发,请让小孩每日触摸你的头发;要有自信的态度,请学习你不曾学过的知识。”
  
  她一生都在尽情的绽放,就连老了时,她都在尽自己最后一分力量,在非洲贫困地区帮助那些病魔与饥饿的孩子,脱离贫困,我曾经看到奥黛丽左手牵着一个孩子,右手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虽然岁月的沧桑在赫本脸上,但是她的脸上是慈祥的疼惜犹如一股强大的力量,用自己羸弱的身体,为孩子们撑起一片天,虽然岁月与病魔其实也将赫本的体力精神一点点的消耗,但是她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那些贫困的孩子。
  
  时间可以夺走她的身体,但是没法夺走她的灵魂,她灵魂的香气,一直穿过岁月,穿过时间。来芬芳走在后面的我们。
  
  此生,真想在岁月中做一朵栀子花,在岁月中尽情的燃烧,将芬芳留给路人。
  
  文字/轻语晨曦
  
  QQ1547623496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