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人散文 > 那年那月

那年那月

罗银湖 作者: 罗银湖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10-30 13:11:57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1996年4月的一天,我到离家20公里的毛场办事处去采访。大约下午5点钟的光景,我采访完毕,骑着单车飞快往回家的方向跑。快到高河村路段时,突然一辆警车卡嚓一声,迎面在我面前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立刻把我的自行车往警车上抬,并盯着我说:“你就是罗平吧?总算找到你了!”“怎么了?我犯什么事了?你们想干嘛?”我紧张得气喘吁吁,脸色发紫,心脏砰砰直跳!“现在没时间跟你说了!到了派出所再说!”我就这样被几名警察“请”到了派出所!

一下车,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派出所办公室门口。他是我的文友,派出所内勤民警郝戈,他和一位身材高大的警察并肩站在一起!还没等我弄清是咋回事,郝戈就笑吟吟地对我说:“老朋友,恭喜你了!”我一脸茫然,心想,有么喜事轮到我头上啊?还要弄到派出所来?不关起来就谢天谢地了!还恭喜?

这时,旁边那位高个子警察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我怔怔地说:“您是……我怎么了?”话没说完,舌头就打颤起来了。

“是这样,罗同志。”来人攥住了我的手,激动地说:“我是市公安局的高昌红,是专门负责公安部门政治工作的。”郝戈忙接住话茬说:“这是高政委!”高政委接着说,“我听郝戈说,你平时很爱好写作,在报纸电台上刊发了很多文学作品!是这样的,我们公安部门现在就是缺乏象你这样会耍笔杆子的人,你的作品我也查阅了,写了很多,写得很好。我们想请你到我们公安部门来,为我们工作。如何?”高政委说,他上午就过来了,在我家门口等了几个小时没等到我,后来听我老婆说我到毛场釆访去了,所以让派出所的民警去接我,没想到在半路遇到了我,才发生了文章开头出现的那一幕。

我心里顿时如释重负,长长吁一口气。可我马上转念一想,这派出所的工作跟我八辈子都沾不上边,我干得了吗?高政委好象猜到了我的心思似的,安慰地说:“罗同志,你是担心到公安部门去了,工作做不来是吧?不用担心,去了,见识几天,你就手到擒来了。”

真是天下掉下个大馅饼!我就这样被公安局当做一个人才请过去了。

“先从基层派出所做起,有经验了,就调到局政治处。”临走时,高政委对我信心满满地说。

我被安排在离家100多里路的牛栏派出所上班了。牛栏是个乡,位于汉川汉阳仙桃三个县市交界处。是个三不管的地方。而且地形复杂,流动人口多,经济条件相对落后,各类刑事治安案件居高不下,是个治安环境极其复杂的地方。

初来乍到,我对公安方面的各项业务可说是一窍不通,所长黄华华对我说,你先跟老陈,曾所长几个人到村里了解了解情况,等对各方面的情况有个初步了解了再到办公室做内勤,那样会得心应手的!

黄所长是城区人,他个子中等,脸圆圆的,一双眼睛总是带着微笑,给人一种很随和谦逊的感觉。他曾经在市局刑警大队当刑警8年,去年才调到牛栏派出所当所长。

于是,我便和曾副所长,老陈警长各人骑一辆单车到所辖的洪山村去调查摸底。

4月是农村的春耕季节,也是村民肥料种子购买使用的高峰期,此时省公安厅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派出所加强治安巡逻,和严打力度,确保广大农民和集体财产安全,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

我们沿着一条黄土路往洪山村方向走,大路两边树木繁茂,路上行人都匆匆忙忙,空气洁净而又清新,路两边的田野里,油菜花一片连着一片,再远处就是黑黑瘦瘦的水田了。望着一片春天的美好景色,我们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快感。

洪山村邻近汉江。村子分几排沿着江堤望南居住。这里紧邻汉川脉旺镇和汉阳马子镇,是个繁华的商品集散地。汉江里面,只见清澈的江水,承载着一艘又一艘驳轮船,载着满满的各类物质,向东或者向西奔驰而去。

我们查看了连接洪山村和脉旺镇的洪山码头,偌大的码头,各种货物堆积如山,有几辆车正在装载货物,准备出发。码头边有一艘装卸化肥的大驳船正在卸载肥料,差不多要卸载完了,工人们满头大汗。我们在码头转了几个圈子后,曾副所长和陈警长与几名工人打过招呼,寒喧几句后,我们又沿河堤向马家湾方向驶去……这一天,跑了很多路,也接触了很多人,曾所和陈警长也一一做了记录,傍晚时分,我们回到了派出所。

真是无巧不成书!第二天早晨8点钟,三个穿着水手服的中年人,急匆匆火燎燎地跑到派出所,一个年纪大一点的矮胖子焦急万分地说:“所长,你可得帮帮我们啊……”原来,这几个人是上游钟祥市的几个船员,昨天下午他们把运来的一百多吨化肥卸载完后,到岸上的洪山村去吃了顿饭,喝了点酒,并到牛栏街上洗了个头,半夜二点多钟回到船上时,发现挂在驳船后面的一艘价值两万余元的舢板船和放在驳船休息间保险箱里的8万元现金全部不翼而飞了。

我觉得这事太不可思议了。昨天派出所民警去走访摸底,半夜就有盗贼出来行窃,是不是太猖狂了?

可那三个报案人根本不象是在说谎。

案情就是命令!黄华华所长立即组织全体民警召开紧急会议!经过热烈的讨论和慎密的分析,他决定,对洪山、马家湾的部分中青年人进行秘密调查和摸底排查!兵分两路,由曾所和其他几名民警到马家湾和马子村调查,他自己则和我、陈警长等几名民警到洪山、脉旺村进行调查!

行动在悄悄进行着。民警们都感到身上的担子和责任重大。都有不破案不收兵的决心!

晚上九点半,曾所和黄所在公议室会面了。大家把各自掌握的情况分别做了汇总!根据掌握的多方情报,大家一致决定:嫌疑人锁定洪山村无业青年关大海和关平两人。

凌晨两点多钟,黄所长带着全所9名干警,趁着黑夜,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将正在家里做美梦的关大海和关平两叔侄抓获。

审讯室里,曾所连夜对2嫌疑人进行了突审。

“关大海,知道为什么抓你来吗?”曾所一双犀利的目光紧盯着关大海有些发抖的脸!

“不……不知道!我可没做做坏事啊!你你们弄错了吧?”平时讲话一口流利的关大海有些口吃了,说话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我发誓,没有偷……偷别人的东西!我……我们昨晚,喝……喝酒去……去了……”

狐狸再狡猾,也不能逃脱猎人的眼睛。几个回合下来,关大海败下阵来,不得不老实地交待了他和关平以及另2个犯罪嫌疑人盗窃舢板船和现金的犯罪事实!那边审讯室里,关平也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如实交待了他和关大海还有刘小虎、王小才4个盗窃舢板船和现金8万元的犯罪经过,还供出了他们4人几年来在仙桃汉川汉阳等地大肆盗容耕牛、电机、摩托车、粮库芝麻油菜等物质共13起价值5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

一起离奇的盗窃案10多个小时就告破了,神速且神奇。我内心里充满了对黄所和曾等人的敬佩。可我弄不明白,他们究竟是凭什么认定是关大海这几个人盗窃的?

当我把我的疑惑告诉给黄所时,黄所神秘一笑,对我说,你以后会明白的!不过我可以给你透露一点信息,你慢慢去揣摩:“我们搞公安工作的,就像你们做作家做记者的人一样,要多观察,勤动脑,勤动腿,勤动手,观察,就是要观察一些你认为有特别举动的人,凭直觉还有经验吧,他们的言行,生活规律要进行分析,多动脑子想想,多动腿跑跑,多问多记,有很多蛛丝马迹,有很多线索都是与群众交流沟通的过程中无形得到的。我们的公安干警其实也不是神,就是普通人。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就说我们今天破的这一起盗窃案,我在洪山村调查时,有群众跟我反应,关大海关平几个人,平时白天一般在村里喝酒赌钱比较多,没有大事一般是不会到码头来的。昨天却到码头去了几次,而且好象就是在采点似的,而目标就是那般驳壳船!群众反应的情况和我们自己平时掌握积累的重点人员的资料和信息,我们作了抓捕关大海和关平等人的决定……那艘舢板船他们还没有出手,当晚得手后就藏在了关大海表哥刘小虎的渔塘!”

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了活生生的人民警察。他们忠于责守,勤于思考,对犯罪分子嫉恶如仇的品格令我肃然起敬。

很快,我的长篇记事报告文学《失窃的舢板船》在《湖北法制报》发表。作品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轰动。派出所因为这一案件的及时破获受到了群众的称赞!市公安局给派出所记了集体三等功。我也受到了所领导和群众的称赞。认识我的人都说,罗记者真是文武双全啊!

然而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使我们派出所的形象大打折扣,所里的每一个干警走出去都象犯了罪似的,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十月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派出所安排好了假期值班人员后,其他人员准备搭坐警车回家休息。

大约五点多钟的时候,一个身穿花格子衬衣,天蓝色裤子,身材丰满的30岁上下的女子火急火燎地跑到派出所来,见到大家就哗啦啦地哭起来:“包青天哪,恩人们啊,你们救救我吧!我被人强奸了,我不想活了,你们不去把坏人抓来,我就死到派出所里……”

案情重大!群众的安危就是公安干警的责任!

大家马上跳上警车,全体出动,向红阳村出发。公路两边的棉花地,棉花全开放了,白花花的一片。田里有许多农民还在摘收棉花。

我们的车飞奔着,警笛的尖叫声在旷野里格外刺耳!20分钟后,我们的车就到了一户农家的院落前。车停下,女子和我们一起走下车,来到院子里!女子指着一个正在掰棉花的60多岁的老头说:“就是他,这老不死的东西,马二奎,他强奸我,你们一定要把他抓走,为我申冤啊!”女子的语音带着哀求。

“刘小娥,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你要讲良心啊!”从里屋走出一个60岁左右的妇人来,一猜便知道是马二奎的老婆!

黄所把手一挥,都别吵了,到派出所去了解情况再说。

在派出所,马二奎一五一十交待了他强奸女子的全部经过。

三年前,马二奎因为与人在东北合伙诈骗他人钱财,被公安机关抓捕,随后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刑期服满后,3月初就获释回家。侄媳妇刘小娥丈夫在广州开摩的,几年没回家,刘小娥又要带孩子又要种田犁地,一个人煞是辛苦。叔公马二奎回家后,自己家里的责任田耕种的同时,也把家里侄媳妇刘小娥田地的耕种施肥打药的活路全部包揽下来。一来二往,刘小娥对叔公产生了感激之情,再加上丈夫几年在外,很渴望夫妻生活的刘小娥,在一天中午和叔公在棉花地里做了苟且乱伦之事!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村里的风言风语也越来越多。马二奎的老伴确实是看不下去了,就骂了她几句,刘小娥就一盆子洗衣水倒在了她的头上。今天,正当两人在马家欲行苟合之事时,被马妻抓了个现行,马妻上前就要扇刘小娥耳光,刘小娥哪里肯依,于是她反咬一口,大呼,“马二奎强奸了,马二奎强奸了!”马妻无所适从,一下乱了方寸,刘小娥便趁机跑到派出所……

两人的说词明显有很大差异,不经过调查,是不能轻易下结论的。黄所让刘小娥先行回家,等候通知。对马二奎说,“现在在问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先在派出所留审,等我们弄清楚了情况,我们会秉公处理的!你不能有思想包袱。”马二奎点头称是。

黄所留了几名警察看守外,让其他人回家休息。

没想到,第二天早晨7点钟,值班人员打开监号大门时,发现马二奎自谥而亡。他把自已穿的那件白色衬衣撕成一条条,穿在号门的那个递饭递水的门洞口上,自谥了…

这是一起特大的公安安全事故,暴露了公安管理方面的很多不足之处。

紧接着,市公检法、政法委派出大批调查人员前来调查,更令人惶恐的是,马家组织了400多人的队伍,手执大刀,长茅,土铳等管制工具,把派出所围得水泄不通,他们砸破璃,毁门窗,把办公室的文件、公安制品全部捣毁无余。

他们对所里的警察和市局派来增援的特警、周边派出所派来的民警,打骂推搡,撕衣甩帽……但是做为人民警察,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对群众动手动脚,大家只能默默忍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和身体侵害。

这一场事故使派出所形象受到严重影响,民警心理受到压力。这之后,凡是有涉及刑事案件的,黄所都一律报请市局领导:是否要留审,是否要作刑案侦查,像小媳妇儿似的。

这让我深刻体会到: 公安工作有它的特殊性和规律性,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错,给公安工作造成被动,让人民警察和政府的形象受到严重影响。自此以后,牛栏派出所在做任何一个决定和行动之前,都要酝酿再三,反复权衡利弊,在以后的每一次行动中,都做到了稳扎稳打,无懈可击!受到当地老百姓的称赞和政府的好评!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