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瓜田旧梦

瓜田旧梦

我要加入 作者: 青山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12-09 19:52:28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过去的事情就像一场梦,任你怎么回忆,都只剩下一些残碎的片段,一段又一段,终不能完整。

  已不记得是那年,在那片二亩地的瓜田里,依稀只有爷爷那熟悉的背影。他花白稀疏的头发掩盖在一顶草帽下面,身上已经微微泛黄的水蓝色条纹白底短袖背部被汗水浸透了一大片,穿着短裤的腿从膝盖往下的皮肤晒得黝黑,他一只腿跪在地上,娴熟又坚定的掐掉多余的瓜蔓,穿着凉拖鞋的脚后跟因为年迈而干裂出一道道口子,劳作在在朝阳里或夕阳里。用木头和塑料布搭建的简易帐篷,到了中午,就像一个蒸笼,棚子外面是能把大地都烤焦的艳阳天,他喜欢蹲在用条凳和门板搭起来的床边,用勺子舀着吃半个西瓜,偶尔用烟叶卷一根纸烟,忙碌而悠闲的抽着。

  夜里,我喜欢和他睡在瓜棚里,棚子外面是寂静的旷野,有满天的星斗,也有蛐蛐的歌唱。听他给我讲牛郎和织女的故事,还有小沉香劈山救母的故事,他高兴了也会拉着嗓子唱一段秦腔,他会的戏曲很多,有《铡美案》,有《花亭相会》,有《辕门斩子》……而我却不大喜欢听,他说那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故事,我高兴了也会给他五音不全的唱几首儿歌,就这样,我们躺在用门板和条凳支起来的床上,在前后通风的帐篷里,说着说着就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醒来,爷爷早已不见了踪影,而我躺在床的中间。当我下床,帐篷外面,阳光穿过稀薄的晨雾,照在瓜田里,爷爷就在地头,依旧单膝跪地,娴熟而坚定的掐着多余的瓜蔓,瓜叶上凝着露水,地边的几棵酸枣树上黑红的酸枣凸显在绿叶里,被风吹着轻轻摇晃。

  父亲一直是个大忙人,瓜田里我看不到他的影子,每天早上天还不亮,他就骑着一辆飞鸽牌黑色横梁自行车去城里打工,夜里九十点才回来,母亲打来热水,他匆匆的洗把脸,不等他洗完,母亲已经端来一碗面条和一杯凉白开,之后他就找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开始狼吞虎咽。生活压在他肩上的担子太重,而我还少不更事。

  一天,村子里回来了一个老头,西装革履,白白胖胖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手腕上戴着手表,他找来瓜田,想和爷爷说会话。爷爷切好西瓜招待他,他不吃,说自己有糖尿病。后来我听爷爷说,那个老头和他一起长大,后来去当了兵,一直没有回来。

  卖西瓜的那段时间,父亲早上早早的起来,用一辆木头做的车拉着三百来斤西瓜,走街串巷的去卖,有时候需要带着我,而我总是不愿意去,我不懂是他需要我,总是把他的需要活生生的当成压迫!

  后来,西瓜终于卖完了,秋天也来了,一家人又开始忙碌在田间地头,拔掉瓜蔓,揭掉塑料薄膜,叫来拖拉机轰隆轰隆的把地深翻一遍,瓜蔓上还不太熟的西瓜拿回家,放几天也就能吃了。暑假也结束了,孩子们去上学,我还不到上学的年龄,所以继续悠哉悠哉的玩耍着。

  爷爷已经故去,而我也已经成人,在这样阳光明媚又远在他乡的下午,不经意间我将他想起。时光荏苒,你我都是时间的过客,活着便为其他活着的人也活着!

相关专题:爷爷 西瓜 田里 外面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