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阅读 > 武侠江湖 > 湘妃怨

湘妃怨

我要加入 作者: 安平淡淡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5-08-17 09:37:52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箫声瑟瑟,长夜漫漫,不知道是多少个夜晚了,睡不着。
  
  起身爬到楼顶看星星。
  
  这几天天气不是特别好,星星很暗,抓不到的光亮,就像想要离开青楼的希望一样飘渺。
  
  夜深人静谧,屋上人儿无限忧伤。
  
  第二天清晨。
  
  又是天蒙蒙亮,青楼的门彻夜不关,此刻才微微安静了些。
  
  青楼的姑娘们此刻无论是伺候客官的,还是挂牌休息的,都已经醒来了。吃过早饭,青楼里的妈妈就来了。
  
  “风妈妈?”她疑惑的叫住了青楼的管事。
  
  风妈妈眼含深意的看她,随即开口:“干女儿,有一位客官来了,你伺候一下他吧。”
  
  “好的。”她点头,“是哪个大人物吗?”
  
  “是皇上。”
  
  原来是皇上。。难怪风妈妈这个表情。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回应说:“好。”
  
  风妈妈拍拍她肩膀,“好好干,干女儿,妈妈就靠你了。”
  
  说完离开了。
  
  不久,门口响起轻轻的脚步声。接着有一个人撩起门帘,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男子,一袭白衫,洒脱淡然。
  
  “皇上。”她双膝跪地,内心十分平定。
  
  年轻的皇上看了她一眼,回头,像是平静的颁发什么命令:“你们两个,在外面等吧。”
  
  然后门外响起两声萧杀的声音:“是!”
  
  那个人缓步朝她走来,在她面前骤然停下。微微躬身,抬起她的下巴。
  
  他的手特别有力,再加上尊贵的地位,她没有什么挣扎,顺着他的指腹抬起,蓦的撞上一潭平静的秋水。
  
  手指淡淡的放开来,下一秒那个人已经坐在她对面:“起身吧。”
  
  “谢皇上。”她恭恭敬敬的做足礼数,这才起身。
  
  “听说你是这里的花魁?”他语声散漫,似是毫不经意。
  
  她声音已经有些颤抖:“回皇上,奴婢只卖艺。”
  
  他怔了半晌,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似笑非笑的:“若是朕想要对你如何,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么?”
  
  语气又回到先前:“好了,朕想要听你给朕弹的琴,快点儿。”
  
  她松了口气,坐下,面前的古琴安安静静,她手放于古琴之上,轻轻的弹了起来。
  
  边弹边唱:“落花落叶落纷纷,终日思君不见君。肠断断肠肠欲断,泪珠痕上更添痕。”
  
  偷偷的瞄了对面人一眼,看到他似乎没有因为自己擅自挑了这首悲情曲而不悦,于是更加大胆的唱起来。
  
  “一片白云青山内,一片白云青山外。青山内外有白云,白云飞去青山在。”
  
  清丽的琴音,悦耳的歌声,他没有打断她,琴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炷香时间过去,最后一个琴音刚好落下。
  
  弹琴的人儿似乎不避讳自己的目光,渴望的朝他望去。
  
  恩。。容他想想,以前有没有人敢这么放肆的看着他。
  
  思考半刻,得出的答案是没有。
  
  他淡淡的笑,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弹的还不错。”
  
  “谢谢。”
  
  他撑着腮专注的盯着她,盯得她差点毛骨悚然,这才淡淡的开口:“这首曲子,叫什么?”
  
  “《湘妃怨》”
  
  他喃喃重复了一句,似是若有所思,良久,毫无预兆的起身,说:“不错。朕要回去了,改天,朕再来看你。”
  
  “皇上慢走。”
  
  几天后。
  
  她缓缓的擦拭着古琴,这几天有些反常,平时一天来听她弹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几天却一个都没有。
  
  正想着,一个人朝她无声无息的走了过来,好像是要叫她,却噎住了:“。。。朕来了。”
  
  她规规矩矩的行礼,这次皇上直接开门见山:“给朕弹琴吧,朕要听你弹琴。还是《湘妃怨》”
  
  琴音悠悠,最后一个音敲下,皇上还没回过神来,良久终于反应过来了,只能木木的开口:“你。。你叫什么名字。”
  
  心突然跳的很快:“安平,艳。”
  
  复姓安平,单名艳。
  
  她是一个青楼女子。
  
  日后皇上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见面时两人都心照不宣的,安平艳弹《湘妃怨》,皇上听。
  
  再没有除皇上以外的人来听她的琴,有时她觉的有些落寂,更多的是疑惑。
  
  终于有一日,醉醺醺的靖王爷点名要听她的曲,风妈妈却神神秘秘的想要推辞。
  
  靖王爷:什么。。什么。。本王不管。。本王不管。。本王要听安平艳给本王弹曲,弹曲!
  
  醉成这样也是个极品,安平艳无奈的答应了。
  
  正想靖王爷会喜欢什么曲目,青楼的门却突然开了,一脸阴沉的皇上出现了。
  
  皇上冷冷的开口:青楼管事呢?朕不是说过,安平艳姑娘只能给朕弹琴么?
  
  平静的看向靖王爷,五弟,你喝醉了,朕不追究你,来人,带靖王爷回府。
  
  一切都明了了,这是皇上的命令。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想法,这一次给皇上弹琴竟心不在焉的,弹到一半‘绷’的一声琴弦竟断了。
  
  过几天,丞相居然专程过来了,笑眯眯的看着她:安平姑娘,老夫可有这个荣幸,收姑娘为干女儿?
  
  她震惊了,天下这是怎么了,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竟然要收她为干女儿。
  
  有一天试探的跟皇上说了,皇上竟沉默了一下,说,“我指使他干的。”
  
  又是大大的惊讶。
  
  更惊人的话在后边,“因为,我要娶你,出身不能被人诟病。而且封号也想好了。”
  
  凝视她:“就叫湘妃,如何?”
  
  半年后,婚礼浩浩荡荡的举行了。人们都说,丞相的女儿嫁给了皇上。虽然很多人知道,所谓的丞相女,前身是青楼女子,但是没有人敢说,毕竟大家都爱命。
  
  又半年后,羽蒙国国君亲自来访,竟看上了安平艳。
  
  羽蒙国其实是个少数民族的国家,但兵力十分强大,安平艳,决定了与羽蒙国的关系。
  
  羽蒙国君放出话来,称不在乎安平艳是个有夫之妇,要迎娶她回国。
  
  这几日皇上心情特别烦。晚上,皇上拖着疲倦的身子坐在床边,安平艳犹豫再三:“皇上。。羽蒙国君的事。”
  
  沉默,沉默,再是沉默。良久,皇上开口,声音喑哑,“朕在想办法。”
  
  底下大臣弹劾的实在太过厉害,太过麻烦。说起国力,虽说文化上超过羽蒙太多,但兵力却输了半筹。
  
  安平艳,半晌,从后面抱住皇上:臣妾,真的很爱。。很爱皇上。
  
  这一夜无眠。
  
  终究还是不得不分离。
  
  去羽蒙国的前一天,安平艳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身边的人低着头,看着她的沉默,缓缓的沉重的开口:安平,你。。恨我么?
  
  他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怪他么?
  
  这个君王。安平艳看着他,他已经尽力了。
  
  他连朕都不用了,自称我。
  
  她轻轻的朝他笑,拉起他的手,没什么的,皇上。皇上的选择是正确的。用我去换天下人,不是很赚么?陛下不用自责。我想,换了其他人陛下也不得不这么做啊。
  
  去羽蒙国的花轿很华丽,她坐在里面,眼泪却一滴一滴掉了下来。
  
  从前觉得青楼太难离开,可现在离开了之后,才明白,还是青楼最适合自己。
  
  来到羽蒙国都了,羽蒙国上上下下庆祝着,羽蒙国君十分的英俊,可她总心不在焉想起皇上那俊秀异常的脸庞。没什么了,她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入夜,羽蒙国君来到她的床边,她知道要如何了,心里竟慌乱起来。还是不习惯么。。烽火突然亮起来,羽蒙国君眼睛一眯,前方大军气势汹汹,然而羽蒙大军却毫无准备,竟被打的找不到北,羽蒙国君阵亡。
  
  仗打了三天三夜,到处都是死人,她躲在一个角落,尽量避免与大军接触。‘哒哒'的马蹄声响起,一匹马飞奔过来这边,渐渐的慢了,最后停了下来。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半个脑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眼睛却怎么也移不开。是皇上。
  
  三天不见,皇上俊秀的脸竟颓废了很多,一点也没有大胜仗的喜悦感。她看见他跳下马,把马牵到一隐蔽处。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他紧锁着眉,颓废的对着马自言自语:凯儿,我后悔了,我想把安平接回国去,我要封她为后。可是,可是。。可是你说安平在哪,她会原谅我么?
  
  她心里猛的抽搐了一下,难受的像被刀千刀万剐。
  
  她会原谅他么,她会原谅他么。
  
  她心已经死了,怎么原谅他呢?
  
  可是她很心疼他。
  
  终是没有忍住,她走过去,影子笼罩在颓废的皇上身上,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