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阅读 > 小小说 > 将军与妓

将军与妓

我要加入 作者: 林妍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5-09-24 12:58:26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第一章:

妓说

她不想干这行了

她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度过此生

他笑笑 继续做

把你操爽了 你就闭嘴了

将军点燃一支烟

妓凑上去想要吸一口

滚开 你不配抽她最爱的烟

夜里 她贴着他的背呢喃

你能不能吻我

他猛地转过身钳制住她的下巴

我的吻只留给她 你配吗

七年来

她只接待他一个客人

每次她怀孕他都会叫她打掉

他说 你脏死了

妓说 她这辈子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人

她要用尽她的万种风情

让他在将来

不和她在一起的任何时候

内心都无法安宁

她不想做妓了

在深巷开个酒肆不需要有客人

可这一切都败在他又来找她那晚

她伸出手

和我跳支舞吧

你会跳舞 哦我忘了

妓是样样精通的

不然拿什么讨人欢心

妓故意把脚摔伤

仰起脸对他说带我走吧

他说你已经不能招客了

妓对将军说 娶我

他说 她的笑 我记挂了一辈子

妓说 她的笑 我练习了一辈子

妓把毒药藏在唇间

与将军共欢

吻我吻我 将军吻我

始终没吻下去

不过是妓怎敌她

将军褪下他碎裂污秽的盔甲俯身对王说

我想回到家乡

一夜过后将军死在床前

家在哪浪子无家

我看见她眼眶发红

越发 消尖的下巴

左手叼着烟

风吹起她的头发

她那般安静的声音

吐出一个烟圈

她说好想他

我去过南方

碰到一个妓

她涂着劣质口红叼着烟

眼睛盯着烟圈

从前他像你这般意气

老妓女叼着烟点火

涂着劣质口红的唇

吐了口烟圈

沉默了好久

她说

也曾有一个人像你一样

差点就是一辈子

说起他

老妓女眼角的细纹笑了起来

他总爱穿盔甲

他不喜欢我吻他

他喜欢抽她最爱的烟

他喜欢趴在我身上

讲述他们的过去

他从没说过给我个家

差一点就是一辈子

老妓女呜咽着

她以为那就是上天的眷顾

她为他嘘寒问暖

她为他风情万种

只是他不曾为她的所做感动

去见他的路上

还失去了他们最后一个孩子

差一点就是一辈子

房间充斥着她无法抑制的悲伤

他夺过她抽剩的半根烟

猛地吸完

他说

你跟我走吗

她眼睛一亮

随即黯淡

无力地吐出一句

你走吧

差一点就是一辈子

我是坏人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故事

他问老妓女说

一个人是不是要比两个人生活更快活

老妓女说

没有他一点都不快活

我怎么能和她比

我要怎么和她相提并论

我不过是个妓

我不想再做这一行了

老妓女叼着劣质香烟

倚靠在门边

对着男人说

我也想

去看看别人眼里的风景

说着

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我这一辈子

都没有出过门

呆在屋里做别人眼里的笑柄

从来不是一道风景

最后她还是做了妓女

最下贱的妓女

她不知每天要接多少客人

她涂着劣质的口红

抽着劣质的香烟

穿着客人送的衣服

她浑身都是纹身

每天过的浑浑噩噩

不过还好

她没那么骚也没那么矫情

她总有故事也总是风景

还能回去吗

要怎么回去

这一张脸

还有被折腾的破碎不堪的心

妓选择了孤立在城市中

将自己裹的密不透风

选择大笑着说着荤话

却又孤单站立在坟头

小声的说着我爱你

怕惊扰了他

沦为妓的女人们有很多理由

他不爱我

为了赚钱

为了地位

而她只是为了他

妓在宾馆里做爱

在车里做爱

在郊外做爱

在厕所做爱

但是她就是不能在爱里做爱

妓说从前是为了他活

而现在是替代他活我要替他爱她

他最珍贵的她

要是我也离去了

谁能够照看她阿

谁会每天去坟头送一朵她最爱的玫瑰阿

谁又会记得他的忌日带上一壶最爱的烧酒阿

可我就是爱他爱到连她也爱了

妓迎来第二个客人

他说跟我走吧

妓女摇了摇头

我更适合在这

他临走前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

下次还来找你

她只说

我是个妓

她起身走向阳台

转身对他说以后别来了

往后你是你

我是我

你的生意

我不做了

妓最怕有了感情

妓女的嗓音尤其嘹亮

叫得男人们寝食难安

一日为妓 终身为娼

她一直在对面吸烟

话也不多

嘴唇涂得鲜红长发遮住了半边脸

她吐了吐烟圈一个漂亮的云雾

艳丽丹蔻手指弹了弹烟灰

嫣红的嘴唇娓娓而开

我是妓 你来上吗

你化起妆很美

你每天依栏在窗户边看谁

万一他来了呢

妓倚偎在窗槛吐了一口烟圈

她好像在看着我

可她明明看着远方

我忍不住问她

可我又不知道要问些什么

我只是踌躇在原地

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经出卖了自己好奇的心理

她的眼神那么悠远沧桑

一眼看出了我的想法

涂着艳丽丹蔻的手指掐灭了烟头丢在了地上一脚踩熄

我是个妓女 你疑惑什么

我有些心惊

又为她怜惜斟酌着字句说了声

姐姐 你真美

她勾唇一笑

仿佛在笑着世间的悲凉

嘲讽着旁人

她动了动嘴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莫名的想哭

喉中溢出一声哽咽

她定定的看着我

可能她自己也没发现她早已红了眼

她的脸当初又为谁红过

她不动声色的流泪

明明是面无表情

明明是强装

明明跟我无甚干系

可我却读出漫天悲伤

感染旁人

“我也喜欢过一个人”

好久的沉默她才开口

到底是谁

怎样一个人才让这样漂亮的人也想过倾心对待一辈子

“可我是个妓女”

她坐了下来裙裾的摇摆又看见她裙下的大片白皙

隐约几个红印

她用手撕裂她的领口一直裂到胸口

那里是更多更多的红印

她略苍凉的笑笑

“我是个妓女啊”

她忍不住又点燃了一根烟吐着烟圈

想说起过去的事儿来

妓叼着一支烟对我说

我才不想知道他喜欢谁

管她长得好不好看抽不抽烟喝不喝酒

管他会不会因为她而喝醉酒流泪心碎

可是你懂吗

我只是真的很羡慕她

你为什么不找个好人家嫁了

妓女一顿

继续把手中的烟往嘴里送

轻轻吐出一个烟圈

看着烟圈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我起身准备作罢

不会有人要的

她说

她们嘲笑我性欲强

嘲笑我和不同的男人做爱

她们说我放荡

说我不知羞耻

可我自己知道

潮湿的身体带来的欢愉足以填补心中空寂

她是妓

每天独自期盼黑夜同样恐惧黑夜

黑夜侵袭

她在不同人的床上游走

可是她只爱过一个人

深夜

她依旧独自站在四下无人的街头

她看着穿着暴露发嗲的学生妹

她丢掉烟头吐了口口水骂她婊子

她摸着头上的伤疤坐在地上抽烟

她在镜子前补着妆

她对着镜子说

我跟她们不一样

你知道的

是的他知道

只是他已经不在了

笑笑看着镜子中虚伪的脸面

踩着高跟鞋离去

妓扬言要饮遍天下千杯烈酒

尝遍世间万种浓烟

我想无非为了不孤独

妓一手拿着烟

一手提着酒

她抽完最后一口烟

喝了最后一口酒

她满眼泪水嘴里喃喃

我隐约听到她说

一个女人没有人爱该有多可怜

她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走

一直说着她没醉却又不停的掉眼泪

笑着摔倒哭着推开所有人的手

她足够漂亮

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裙子上沾了些酒渍

她说她能爱上烟酒

能爱上深夜能继续做爱

却唯独再无法爱上一个人

妓将空啤酒瓶扔进了河里

连同她的青春一起

远方传来女生的嗤笑

她不在意她们的不理解

她点燃一支香烟

又在街边穿着暴露等客

过往男人都用贪婪的目光盯着她

怎么样 来啊来啊

我本就是娼妓

老妓女如今烟酒不离手

她喜欢上了烟雾吸进肺里头有些晕的感觉

喜欢上了烈酒过吼烧到心底的沉醉

她想她早在多年前就已经醉了

命运让她遇见了对的人

又让那个人死去

她有一个儿子

后来儿子也死了

这么些年

她还是独自一人

孤寂

她慵懒的靠在沙发上

红唇吐出烟圈

烟味弥散

从旁边的抽屉翻出一封信

那是用泛黄的老牛皮纸包的

你掐灭了烟

打开信一行一行的看

差一点啊

只是差一点不就一辈子了

用手胡乱的擦掉泪

转过身花了浓妆

她慢慢的站起来看着门口的老鸨

嘴角挂上勾人的笑

眉头上挑

她今晚还有客

他骂她

为什么还要接客

我是妓阿

妓说不能等有性欲了才接客啊

妓说

你喜欢我就来操我

想操我就直说

我不会拒绝

只要你给钱

你骂妓贪慕虚荣为钱可以出卖肉体

妓转过身背着你喃喃自语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人们让她将过往都忘了吧

她还在苦苦挣扎

痛的无法形容

后来人们笑她不过是妓怎会回头

她跟着笑一生堕落难回头

妓依旧坐在那个角落抽着烟一杯酒

几个男人朝她靠拢说着她真美

对她动手动脚问多少一夜

她对着男人恩面孔吐出烟圈

我得了肺癌

妓说

你可以事后一根烟对我诉说着对她的思念

我也只能拽紧被子爱着你恨着你

终究比不过一个死人

妓说

你又像以前一样对着我说着你爱她

这一次情绪也不受我控制了

丢了平常的儒雅对你嘶吼

我这么爱你还比不过一个死人?

“啪”

你不过是个妓女,她比你干净

妓说

我化妆都没她化成灰好看

我不穿衣服比不上她穿衣服的一根手指

我不过是妓

妓说

这几十年我只爱了你一人

最可惜不过没能把第一次献给你

妓说

她想赤身裸体躺在阳光下暴晒

杀掉她身体上所有的细菌

然后她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干净的人了

妓说

其实我知道

你是怕我们的孩子

一生都被人辱骂

其实我知道

我是一个妓

你怕我会遭到世人漫天的嘲笑

其实我知道

其实我都知道

对不起

只是我好想你

妓开始日夜兼程踏遍万水千山

临死那晚说

走了那么多路只想死在你的家乡

她是妓

她的爱却比大多数人干净

她是妓

她却比很多人忠贞

妓渴望你用温热的身躯抱着她

她的身躯冰冷且污秽不堪

这次不要在乎世俗的眼光

抱抱我

好吗

第二章:

将军番外

他蹲在地上抽烟

他说这世上的女人千千万万

他说我厌恶她喝酒爱钱

厌恶她为人浪荡不检点

他掐灭了烟吐出最后一个烟圈

我隐约听见他哽咽的说

可我好像爱上了她

他吐着烟圈看着远方

说你也爱过妓.

说她也爱过你

我不想她离开

就像我很害怕她不做这行了

我去哪里寻找得到她

可我不敢去爱她

只能使劲得操她

一下一下

想把我融入她的灵魂里

我喜欢大声叫她妓

好像这样她就真的只是个肮脏的妓一般

我不必为她忧为她愁

我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我都要提起她

好像是操了妓之后莫名对她有一种愧疚

我怕 我怕我哪天就忘了她

可我怎能忘了她

终究是我负了妓阿

我不敢爱上妓

不敢光明正大的爱她

只能光明正大的上她

我觉得她会懂我

毕竟她是最爱我的人阿

我又怎会不知

我想告老还乡

带着妓还有她一起回家

对了

忘了告诉你

那夜我曾偷偷吻过你

第三章:

将军披上盔甲征战四方

她点燃一支烟

把玩着口红

说等一个人不会太久

太阳下山我就走

他从远方回来

看到了她

身材还没有走形

脸上还是有当年的清纯

客人还是这么多

她赤身坐在窗口

听他说了一晚上从前

点燃一支烟

这么多年了我想成家了

以后你的生意我不做了

将军掐着妓女的脖子

用温柔如水的笑容慢慢吐出

你打扮的这么风骚你想勾引谁

妓微微一笑

你还是不懂我

将军卸下满是血迹的盔甲

抚着她渐凉的脸

若今生乱世如麻

尔虞我诈

便许你来世锦绣荣华

满城烟花

君可愿白衣饮茶清风瘦马

再唱一曲六月雨下

人们不知道将军去了何方

只知道他与娼妓为伍

文源于网络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