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阅读 > 短篇小说 > 雾霾

雾霾

我要加入 作者: 文君闲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5-10-18 11:39:00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清晨手机闹钟响起的时候,曼丽正在一个凌乱沉重的梦中挣扎着。曼丽条件反射地伸手把闹钟关了,因为怕吵醒隔壁房间的儿子。她努力睁开有些黏糊的眼皮,想了想刚才的梦境,又梦到他了。曼丽本想回味一下梦中的情境,但只想了两秒钟,便突然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被窝外冰冷的空气霎时包裹住她的身体,让她忍不住想要逃回暖暖的被窝去。曼丽一咬牙掀开被子,忙不跌地把衣服穿好。这衣服和空气一样的温度,穿了和没穿一样,令人浑身不禁打颤。曼丽拉好羽绒服拉链,这下身体的热量跑不掉了,过会儿就会暖和起来了。
  曼丽轻手轻脚地来到卫生间,拿了脸盆、毛巾、洗面奶到厨房。她轻轻掩上厨房门,从暖壶里倒了些热水,开始洗漱起来。虽然关着门,曼丽也尽量放轻动作,以免弄出声音。
  洗漱好,她便开始准备早饭了。她拿个鸡蛋打散,放了油盐,再加些水调匀,放进了微波炉。定好两分钟,微波炉转起来。趁着这功夫,曼丽悄悄地走到儿子房门口,往儿子床上看。黑暗中只看到儿子被窝中的身形,安安静静地睡得正香呢。
  "叮"的一声,微波炉里的鸡蛋羹已经做好了。曼丽拿出保温桶,把鸡蛋羹放到保温桶里。又从冰箱里拿出面包和牛奶热了一起摆进保温桶里。万事大吉。曼丽满意地看了眼为儿子准备的早餐。儿子早上不喜欢到外面的早点摊吃早饭,并且特别喜欢吃她做的鸡蛋羹。所以她每天宁可早起十五分钟,满怀爱意地为儿子把早餐准备好。
  (二)
  曼丽把羽绒服帽子戴上,背上包,套上手套,拎着小拖车出门了。一出门,曼丽便冷得打了个寒颤。空气冷洌沁寒。走在小区的路上,四处朦朦胧胧的,只能看见三五米内的东西,再远处的楼房和树木,就只有非常隐约的轮廓了。又是一个雾霾天,曼丽心想着。空气中浓浓的尘埃,让曼丽觉得鼻子不舒服。她使劲用鼻子喷了一下气,感觉鼻头有些痒,又用手揉了揉。
  曼丽抬头看天,冬天六点钟的天空还墨墨黑着。路上很是静谧,只有路灯努力穿透厚重的雾散发出橙色的光晕。路两边停满了小汽车,有的甚至停到了人行道上。现在买车的人越来越多了,有钱人真多啊。曼丽一边小心翼翼地从车与车之间的缝隙走过,一边想着,要是以前那辆桑塔纳没卖掉,出门就方便多了。
  走到街区口的包子店,曼丽停了下来。包子店的老板娘对着曼丽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每天早上,曼丽都在这里买早点,两个人算是比较熟悉了。"两个肉包,一袋豆奶。"曼丽把小拖车放到一张桌子边靠着,一边说一边从钱包里数钱。老板娘麻利地打开蒸笼,用筷子夹了肉包往食品袋里装,同时压低了声音神秘地对曼丽说:"你看,你看对面那家……"曼丽听了这话转头看向街对面。
  对街的一楼商铺都关着门,只有一家美发店亮着灯。美发店的卷闸门拉上去了,玻璃门关着,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店里的情况。美发店有两个隔间,外面这间摆了一张长沙发,一个梳妆台,梳妆台右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台电视。里面的隔间门紧闭着。沙发上有两个女子,披散着长发穿着棉睡衣互相靠着,慵懒的样子好像睡着了,又好像在看电视。一个女子倚着沙发的椅背,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脸朝外站着,红色的大波浪卷发,披着一条大毛围巾,里面却是一条单薄的粉纱短裙。屋里虽然有空调,这样的穿着还是有些冷的。
  这条街的店铺出租率不高。这个美发店也是两个月前才开起来的。因为总是白天关着门,晚上才营业,很快大家就知道这并不是正经的美发店了。
  老板娘把装好的食品袋递给曼丽,压低声音说:"又来了个女的……"曼丽鄙夷地说:“这些女的也真是,做什么不好,要做这个。”老板娘也撇了撇嘴说:“就是。虽然我们也要起早摸黑,不过心里头踏实啊。”两人心知肚明地望着笑了一下。老板娘继续说,“我看她们也不轻松哦,半夜里等生意到现在。”曼丽回应着:“再辛苦我也不做那下贱的事。”曼丽对老板娘说了声再见,拎着东西走了。
  (三)
  到了公交车站,站台上空无一人。曼丽把拖车靠在公交亭的座凳边上。大冬天的,金属的座凳闪着寒光冷气逼人。曼丽双手捧着食品袋,肉包子和豆奶的温度,带给她些许暖意。马路两边的路灯灯光连成一条光带,溶入了雾气中。近处落光了叶子的梧桐树,光秃秃的枝丫,在雾霾中张牙舞爪地,似乎是腾云驾雾来吞噬城市的怪兽。
  怎么公交还不来?曼丽有些着急,朝着远处翘望着。浓雾里一阵“唰——唰——”的声响,一个女清洁工挥着大扫把慢慢地扫了过来。扫了一段路后,就拿个簸箕把扫成一堆的垃圾撮起来,倒进一辆手推车里,然后推着推车往前继续扫一段路。曼丽想,若是能用扫帚扫掉这天空的雾霾该有多好。
  一个老太太左手拎着一个大书包,右手拿着一个口罩,快步朝站台走来,不时回头朝后面叫着:“快点吃!一会儿车要来了。”老太太身后不远处,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穿着校服,一手拿着饭团子,一手拿着豆奶包,边走边吃着。男孩的脚步无精打采,眼睛似乎睁不开似的,脸上的神情木纳得很。一看就是没睡够。曼丽不免心疼起这孩子来。现在的孩子读书真是辛苦,估计这个男孩子是一大早赶公交到另外的学区上学去的。曼丽想到了儿子,幸好自己住的小区所属学区的初中不错,儿子每天不用赶路,可以多睡会了。
  老太太把书包放在公交座凳上,嘟囔了一句:“沉死了。”男孩子跟过来,斜靠在公交亭的广告牌上,继续吃着饭团。老太太看着男孩子吃早餐,嘴上不停地唠叨着:“喝两口豆奶。光吃饭团,太干!上课不要打瞌睡,记得吗?作业是不是都写好了?没忘在家里吧?快吃,吃好把口罩带上。”男孩子漫不经心地“嗯”了两声做为回答。
  一辆公交车开过来慢慢停下,带起一阵风。老太太忙奔向车门,一脚踏在车门台板上,一边扭头叫着孙子快跟上。男孩子听到奶奶叫他,脚步加快,赶紧跑上了车。在车门快关上的刹那,男孩子把豆奶袋扔了下来。公交车关了门慢慢开走了。
  站在站台边等公交车开走的女清洁工看到这一幕,气愤地说:“这个熊孩子……什么素质嘛。”看到曼丽看着她,便用扫帚指着站台边的垃圾桶说:“你看,这边明明有垃圾桶的。”清洁工嘟囔着走过去,气呼呼地把豆奶袋扫进了撮箕里,又转身继续往前扫了。
  又等了两分钟,曼丽等的车子终于来了,曼丽才放松了心,赶紧上了车。
  (四)
  曼丽上了公交车,车上空荡荡的,只坐了两个人。曼丽在靠门口的位置坐下来。放好小拖车,她便开始吃早饭。肉包子热乎乎的,很香,吃了会感觉暖和有力气,一会还要干活呢。司机大概闻到了肉包子味道,按下了广播提示音:“乘客您好,为保持车厢内良好的乘车环境,请不要在车厢内饮食。”曼丽知道这是说自己呢,赶紧歉意地说:“我马上吃好,不好意思啊”。然后赶紧大口吃起来。司机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万一有人投诉……我就麻烦了。”曼丽看了看另外两个乘客,都低头闭眼打瞌睡呢。
  车刚开出车站没多远,便遇到路口红灯。司机停了车,跳起来拿了抹布抹着前面的挡风玻璃,嘴里大声抱怨着“这雾霾啊,不得了,看都看不清,让人怎么开啊。”曼丽接了句:“就是。现在的污染太重了。”司机是个话多的人,看到有人搭腔,便继续抱怨着天气,继而发散到政府不作为、贪官不做事,又说到最近雾霾防尘口罩都被抢光了……一肚子的牢骚夹杂着几句国骂。曼丽一边吃着早点,一边听着,间或附和司机几句。司机似乎发了牢骚后心情好了,不提车厢饮食的问题了。曼丽三下五除二地吃好早点,把食品袋扔在车门边的垃圾桶里。
  车里开着空调,车窗上有些水汽。曼丽贴近车窗往外看,外面是雾蒙蒙一片。马路上的车形影模糊,车都开着大灯,灯光照射的距离很短,光路似乎被雾给溶化了。从窗户看出去,也就十来米的可见距离。非机动车道上的电瓶车冲入前方的大雾中,仿若一只只弱小的羔羊忽地就被怪兽吞噬了。
  车外的风景看不清,曼丽有些无聊,便抬头看着车前方挂的移动电视。移动电视正播报着新闻,国内新闻一片祥和,国际新闻一片混乱。曼丽一向不喜欢车上的电视,因为车子不停晃动,看得人头晕。而且电视的信号时好时坏,有时候画面卡住,看起来更是不舒服。
  车上人越来越多,车厢里嘈杂起来。曼丽被挡住看不到电视了。曼丽的手机闹钟响了,到给儿子打电话时间了。她拨了儿子手机号码,响了两声,接通了。曼丽温柔地说,“宝宝,起床了吗?哦,已经起来了?那你抓紧点吃完早饭去上学。别迟到了。”儿子用没睡醒的声音答应了一声。曼丽挂了电话,心里很是欣慰。儿子还算听话,每天晚上做作业到11点多,早上学校又要求7点前要到校。曼丽因为出门比儿子早,又想让儿子多睡会,便每天准备早饭放保温桶里,然后定时打电话叫儿子起床。儿子手机也设了闹钟,只是怕他万一多赖床一会,就会不小心又睡着了,所以每天曼丽还是会再打个电话确认一次。
  坐了半个小时车,终于到终点了,城北服装批发市场。
  (五)
  城北服装批发市场是本市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马路上人流如潮,来来往往的人拖着拖车,挎着大编织袋,鼓鼓囊囊的货物,是满载的希望。三轮车靠马路边排成一排,车夫们或站在车边或坐在车上等着生意。
  服装批发市场是一幢四层的大楼,一楼沿街的店面已经围满了热闹交易的人群。曼丽径直上了二楼的女装区。经常到这里进货,曼丽已经非常熟悉这里了。哪几家店的服装样式新颖,哪几家店的老板特别难弄,哪几家的老板很好商量,曼丽都心中了然。曼丽沿着走道,快速扫描着各家店里挂的琳琅满目的衣服。大多店里的服装样式都大同小异,这便需要沙里淘金的火眼金睛,找出别致好卖的款式,那带回去就比较好卖了。
  现在的曼丽是顾客,而批发店的老板自然就是“奸商”。有些衣服厂家那里拿出来也就三五十块钱,可是老板张嘴就是三五百块钱,那是能宰一个是一个啊。都说还价要先砍一半价格,曼丽总是先砍个七八折,然后使出浑身解数。有时来软的,说些好话,顺了老板的心情,一高兴就成交了。有时就来硬的,谈不拢转身走人,干脆的背影让老板意识到将失去你这客户,只得让步地求你回来。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双方唇枪舌战你来我往,你挑衣服的刺,他说成本高,嘴皮子磨好,成交了,安慰对方“下次再来”。
  一圈下来,曼丽讨价还价费了不少口舌,终于采购好了。曼丽找了个角落,把之前胡乱捆在拖车上的衣服重新整理了一下。冬装比较厚重,就这几件,小拖车上就满当当的了。如果不弄整齐,一会儿路上拖动时容易歪掉。
  曼丽拖着一拖车的衣服下了电梯,出现在批发市场的大门口。忽地就围上来三五个开三轮的车夫。一个个都冲曼丽喊着:“老板娘,来,坐我的车。”曼丽摇着头,顾自往前走着。有两个三轮车夫依旧不肯放弃,跟着曼丽往前走,嘴里不停地说着“老板娘,坐车吧”。曼丽的拖车被人行道的台阶挡住了,她双手拉住拉杆,一只脚顶住衣服袋子,使劲往上抬着拖车。这时一个三轮车夫伸手拉住曼丽的袖子,说着:“老板娘,货这么重,还是坐我的车吧,我帮你搬。”曼丽嫌恶地甩掉对方的手,厉声说:“别碰我!不坐车!”曼丽皱了眉头双手用力,终于把拖车拉上了台阶,拖着车往五十米开外的公交车站走。
  公交车站已经站了一堆人在等车,在雾霾中只见模糊的影子,越发显得密集一片。东边的雾霾似乎稀薄了一些,早上的太阳被雾挡着看不到轮廓,阳光无力穿透这雾的厚重,只是把雾霾染成了橙黄色,仿佛尘土飞腾到了空中。
  (六)
  早上来的时候因为时间早,车上人不多。可是回程时是早高峰时段,又遇上这雾霾天,车子开得较慢。这越慢,每一站等的人就越多,车也就变得越是拥挤不堪。
  曼丽把小拖车抬上车,放在司机旁边,拿出公交卡刷卡。司机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货物也要买票。”曼丽答了声:“我知道。”便又从包里拿出钱包,拿了两元硬币投了。司机看了她一眼,大声地说:“往后走,你这些东西挡在门口,后面的人怎么上?”曼丽一手扶住拖车,一手拉紧着投币箱边一侧的铁杆,对司机说“这车里都满了,哪里还动得了啊?”司机翻了个白眼,不说话地关了门,启动车子。公交车突然起步,车里的人都往后倒,曼丽也趔趄了一下,还好手抓紧了铁杆,才没有摔倒。
  车子一路拥挤,虽然有空调,可是车门缝透进来的寒风吹在曼丽的腿上,还是能感受到寒气逼人。曼丽靠一只手抓住栏杆的力道来保持好自己的稳定,另一只手和两腿保持住货物的稳定,还是挺费力的。中间有一次大转弯,曼丽没拉住,小拖车歪了碰到了旁边的一个老头,他有些生气地把曼丽的车用力推了回来,生气地吼了一句“撞到人了!”小拖车被猛地推回,撞到了曼丽的小腿,生疼生疼。曼丽赶紧把小拖车稳住,又歉意地对老头说“对不起啊。”老头嫌恶地瞪着曼丽,嘴里一直嘟囔着:“把你的东西看好!撞到人了!做生意的没好东西!就知道赚黑心钱!”。老头肩上挎着个购物袋,购物袋里两只大的饮料桶。看来是去公园里接水的。曼丽心里埋怨着:“接水什么时候不可以去啊,非要在早高峰的时候来凑热闹!”听说附近公园里有一股山泉,山泉水喝了对身体有好处。每天都有一些想要养生长寿的老人家去公园接水。虽然新闻上也说了,那山泉水确实含有较高的矿物质成分,但是未经处理直接从山崖缝隙处流出,含有大量病菌。但是每天还是有很多人去接水,听说经常排长队,还有为抢水起争执打架的。
  老头一直不停嘟囔,曼丽只能忍着。现在的老人家不好惹啊。
  (七)
  曼丽终于到了自己的店里。这家服装店不算大,二十来个平方,在和曼丽家的小区隔了2个街区的服装街上。曼丽把拖车扔在店里,赶紧开了饮水机,坐在凳子上歇气。这一大早出门后,还没喝过水上过厕所呢。
  快9点的时候,曼丽正理着采购回来的衣服,小慧到了。小慧是曼丽招的销售员,是个16岁的安徽姑娘。小慧初中毕业就不想读书了,之前在老家的服装店做过2年销售,还算有些经验。
  两人一起整理服装。两件新款的在门口的模特身上穿好,其他的挂在店里醒目的地方,又把几件挂了两三个星期还没卖掉的服装,放在了打折的专柜里。两人忙忙碌碌一阵子。曼丽环顾了一下店内,觉得差不多了,便让小慧再收拾下卫生,自己坐到了收银台处。收银台放了台电脑,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视频上上网。
  曼丽开了电脑,打开自己做的记账表格,把今天的进货数目钱款登记上去。输好后,曼丽看了看收支总额,心里便一阵发愁。这几个月来,店里生意不好,账面上一直亏损着。
  曼丽叹了口气,对在擦着货架的小慧感叹道:“现在生意真不好做啊。这几个月都亏的。”
  小慧大抵也了解店里的经营情况,便关切地说:“曼丽姐,我老乡她那个店生意好像不错。听说她老板,就是自己找家厂仿冒大的牌子的衣服。现在还是名牌服装卖得好。”
  曼丽摇摇头道:“名牌是要好卖些。可是加盟名牌服装,加盟费太贵了。仿冒名牌这种,风险太大了。”
  小慧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曼丽叹口气道:“做到年前再说吧。过年前生意会红火一下。要是不行,年后就不做了。我想过两天就贴出转让的广告。也不知道转不转得出去。”
  小慧道:“街头那家店转让的广告贴了好久了,也没转出去。”
  曼丽有些激愤地说:“唉,就是房租和转让费可恶啊。光算进货成本的话,卖卖还是不错的。就是房租付掉,还是有剩的。再搭上转让费,就没钱赚了。”
  小慧说:“转让费可以让下家出啊。”
  曼丽忧郁地说:“当初我盘下这家店的时候,转让费要八万。现在这个形势,转让费估计要不到那么高了。”
  小慧问曼丽:“曼丽姐,那你以后做什么啊?”
  曼丽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做什么了。过一天算一天吧。”
  两人都不再说话,前途不明,各自都心事重重的。
  门口偶尔会有人探头探脑地往店内看,小慧总是热情地招呼“进来看下吧,新款。”可是大多数看客都是摇头走掉,偶尔一两个听了招呼,会进来转一转挑一挑。小慧每次都热情地陪在顾客身边,热情地招呼服务。可是这些顾客都难伺候,挑挑捡捡半天,费了半天口舌,还是没买。这种情况,她们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当然也遇到过爽快的顾客,大概讨价还价两句就付钱走人。不过这样的顾客实在太少见了。
  曼丽站起来走到店门口。街上人来人往的。雾已经散去,太阳在天空高高地挂着。只是天空还是灰白色的,看上去不通透,蓝天白云的天空已经很久没看到过了。
  一个中年妇女拉着个小女孩往店里看,曼丽赶紧笑着迎接到:“进来看看吧。”中年妇女带着孩子进了店里。曼丽陪在一边,热情地问中年妇女:“给你自己买还是给小姑娘买?”中年妇女一声不吭,顾自巡视着店里的衣服。小慧也走了过来一起,两个人不停地给顾客提出建议。那位中年妇女终于看中了一件羽绒服。曼丽要价320,是进价的2倍。中年妇女还价300。曼丽爽快地答应了。中年妇女看曼丽答应了,又有点犹豫了,说“哎,我再看看。”便翻来覆去地查看着衣服。这时,小慧看到小女孩在用手使劲拽一件大衣的腰带玩,便过去把小女孩的手拉开,然后柔声地说:“小姑娘,不要动哦,会拉坏的。”中年妇女听到,便放下衣服,不高兴地走过去,冲着小慧大声道:“摸一下有什么关系!”小慧解释说:“怕扯坏了。”曼丽赶紧过去调和,说:“没事的,让孩子拉一下没关系的。”中年妇女却不肯罢休,高声嚷嚷道:“哪里扯坏了?哪里?你不要冤枉人!”曼丽劝说道:“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她只是提醒小朋友一下。”中年妇女骂骂咧咧地拉着小女孩走了。
  眼看着一单生意就这样黄了。小慧气乎乎地骂了声“神经病!”曼丽说,“你小声点,听到又麻烦了。”往门口看看,中年妇女她们的身影确实远了,便也笑着骂了句“神经病!”
  (八)
  曼丽看看表,午饭的时候到了,便让小慧去街上的快餐店买两份快餐。两个人吃好饭,曼丽觉得困乏得很,便和小慧打了声招呼,让她看着收银台,自己在靠里的柜台上趴着眯会。
  曼丽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3点了。没想到中午这一觉睡得这么久这么深,也许是昨晚睡得不好,也许是一直没有顾客光顾,店里比较安静。
  曼丽觉得鼻子里好像有东西堵着,拿了张餐巾纸挖着鼻孔,都是黑乎乎的一团颗粒。空气太脏了。
  曼丽问玩着电脑的小慧:“中午一直没有顾客吗?”
  小慧说:“没有,一个人都没进来过。”
  小慧沉默了一会,还是好奇地问道:“曼丽姐,你为什么以前不把钢材店做下去啊?我想肯定比服装店赚钱吧?”
  曼丽平时几乎不对别人讲自己的过去,小慧也只是知道以前曼丽家是在钢材市场开过店面的。曼丽听到小慧问她,若是平时,她会随便说两句应付一下,可是今天她很想说话,很想讲讲以前的事。也许是今天的雾霾让人觉得压抑,也许是早上的那个梦,一直压在心里。
  曼丽低沉的声音缓缓地说:“以前开钢材店,其实我都没怎么管的,都是我老公在弄。老实说,一开始还是挺赚钱的。只是,后来生意就不好做了。你不知道啊,那时候,他天天要出去见客户,和客户吃饭喝酒,要不然合同签不下来啊。经常喝得醉醺醺的。我知道他这么辛苦都是为了家里,我是很理解的。”
  小慧好奇追问道:“那后来呢?”
  曼丽继续诉说着:“后来么,他就生病了。肝癌。唉,我经常劝他少喝点酒,他说他也没办法啊。后来等到查出来,已经来不及了。也就两个多月。”
  曼丽伤感眼泪要涌上来,好像又回到了那段日子,在医院里,看着老公每天痛苦地治疗,一天天地憔悴直到去世,而她只能人前坚强人后落泪地煎熬着。“后来,我把钢材店账目结算了一下,没剩多少了。钢材生意我也不懂,就把店面转了。一辆车用处也不多,还要花钱养着,也卖了。之后,我就开了这个服装店,想想辛苦点,赚点生活费总可以的了。”曼丽长吐了一口气,眨眨眼把眼泪收了回去。
  小慧听曼丽说完,满眼同情地看着曼丽。曼丽反倒笑了说:“这些都过去了。遇到了,又能怎样呢?”
  小慧问道:“曼丽姐,你一个人,还要养儿子,太辛苦了。再找一个吧?”
  曼丽摇着头说:“不找了,不想儿子受委屈。对了,昨天晚上我还梦到我老公了,还对我说,你辛苦了。”
  小慧听着,眼里润湿了,说:“你真不容易啊。”
  曼丽笑笑说:“不要这么担心嘛。日子过得去就好了。以后,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好走吧。有个朋友介绍我去卖进口红酒,听说还赚钱的。不过,也只有做了才知道。”
  曼丽说着走到店门口往外张望。街上行人渐渐多起来了。曼丽坚定地说:“这世上这么多人,总有法子的。”
  曼丽抬头看天,天空还是那么灰白灰白的,明天会不会不再有雾霾?
  (九)
  曼丽看看手机上时间,对小慧说:“你照看好店里啊。我回家了。”每天下午4点,曼丽就要回家早早弄好晚饭,儿子一放学就要赶紧吃好,然后她送他去补习班之后,再到店里和小慧一起做生意到夜里关门。
  曼丽坐了公交回家,在小区附近的菜场买了菜。曼丽拎着菜走到街区口的时候,发现早上看到的那家美发店门口围着警戒线。她心里疑惑着,等走到包子店附近,她还没问出口,包子店老板娘就激动地招呼她道:“你看到了吧?出大事了。”
  曼丽问道:“出什么事了?”
  老板娘抑制不住兴奋说:“听说一个女的被杀了。你知道的,这种人啊,接触的都是啥样人。”
  曼丽听到凶杀案,吃惊地说:“真的?太吓人了。”老板娘说:“当然是真的。我看到警察来围起来的。后来,120也来了,抬了人出去。不过,我没敢凑近看,怕看到血。”
  曼丽看看那家美发店,卷闸门拉下来了,警戒线在微风中一晃一晃。
  (十)
  曼丽回家在厨房里一通忙碌,5点半的时候,儿子就准时回来了。
  曼丽的儿子鑫鑫今年初二,长得高大壮实。一进门,他大声叫了声“妈”,听到曼丽答应的声音,便安心了。他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到卫生间洗了手,便坐在餐桌边开始吃起来。曼丽从厨房端着酱爆茄子过来,坐下和儿子一起吃饭。
  鑫鑫一边往嘴里塞着菜,一边说:“妈,老师发了张寒假培训班的单子,还有去澳大利亚冬季游学团的通知。”
  曼丽心里无奈,可是脸上却故作轻松地说:“你想去吗?想去就报名。”
  鑫鑫说:“培训班我不想去!”然后用了轻蔑的语气说:“老师说这个培训班不是学校办的,教育局管不着。其实都是我们老师去上课的。”
  曼丽问道:“老师说可以不去吗?”
  鑫鑫说:“老师说自愿。不过,不去的同学,老师说要家长打电话,说清楚为什么不去。”
  曼丽知道,老师虽然说了自愿报名,可是不去上培训班的同学,老师就会在电话里一个劲地给家长陈述孩子上培训班的必要性,似乎你的孩子不去就会成绩差,会拖班级后腿。毕竟,孩子还要在学校读书,弄得老师心里不舒服,孩子也不会好过的。现在社会形势就这样,还能怎么办呢?
  曼丽便开导着儿子说:“没事,去就去吧。大家都去上,就去吧。只要你上课的时候认真些,这钱也不白花了。”
  鑫鑫不说话,偷眼瞄了曼丽一眼,试探着说:“听说冬天澳大利亚挺好玩的。去游学团的,可以不参加培训班。”
  曼丽心里苦涩,尽量保持着平静问道:“宝宝,你想去澳大利亚?”
  鑫鑫看到妈妈的神情,想到家里的情况,便宽慰妈妈说:“不去。那就去上培训班吧。过年那几天,乐队还可以演出,可以赚点钱。”鑫鑫从小学了萨克斯,小学毕业的时候就考出中央音乐学院的十级证书了。后来参加了市里的少年艺术团,有时候出去表演,还能得到微薄的一点演出费。
  曼丽听儿子说完,心里为儿子的懂事欣慰不已。
  母子俩抓紧时间吃好就出门了。一走出楼道,那种空气中的尘土感扑鼻而来。
  曼丽对儿子说:“宝宝,你们早上还有晨跑吗?口罩还没到。”前两天曼丽去药店里买防尘口罩,可是口罩脱销卖光了。曼丽便在店员那里订了两包。
  鑫鑫说:“今天早上没跑。改成中午做课间操了。老师说没有雾霾的时候,还是要跑的。希望天天雾霾,哈哈。”
  曼丽拍了儿子肩膀一下,说:“傻瓜!雾霾对身体不好的。”
  鑫鑫调皮地说:“那不用跑步了啊。一千米啊,跑完好累。”
  母子俩说笑着来到楼下车棚。曼丽推出了电瓶车。鑫鑫上培训班的地方有点远,据说是为了避开教育局检查。
  冬天天黑得早,雾霾比白天时候重多了,能见度只有十多米。不过和早上的静谧相比,晚上要热闹得多。路边店铺和楼房的窗户里是灯火辉煌,路上行人匆匆,大多是下班后奔回家的人。
  曼丽把儿子送到培训班,再骑了电瓶车往自己店里去。夜风吹在脸上有些冻脸,开了不一会儿,曼丽就觉得脸和耳朵似乎僵了。
  一辆黄沙车从曼丽的后面开来,曼丽下意识地往边上避了避。曼丽和黄沙车并排着往前开。前面到了一个路口,曼丽看看是绿灯,便依旧往前开准备过路口,黄沙车却突然一个右转,曼丽和电瓶车被压在了黄沙车轮下。
  躺在血泊里的曼丽,仰面朝天,眼睛睁得大大的。天空依旧是雾霾重重。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