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垃圾的老妇人

草儿 作者: 草儿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06-16 08:04:20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捡垃圾的老妇人

 

 

两年前,回到上海的我开始装修房子,拆了许多旧东西放在院子里。

有一日中午,躺在床上的我听见厅里有一老妇人的声音,我腰不好,刚歇着,也累得慌,就懒得起来看个究竟了。然而声音竟到了我的耳边。睁开眼,面前站着我的大伯哥(我老公的哥哥)和一个蜷着上半身的老妇人。

哥哥说:“这是房子的主人,你问她什么时候答应把东西送与你?”

我是一头雾水。原来刚才在院子里哥哥发现有个老人在拿我家的旧物,难怪嘈嘈嚷嚷的,老妇人说是这家女主人让她拿的,早就说好送给她了。我知道了缘由,也知晓了哥哥的愤怒,看看老妇人的一脸平静,我笑着说:“老阿姨你可能记错了,你,我根本不认识!”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老人是在说谎,但来者是客,总不能让人太尴尬吧。我让哥哥送与她一些小东西,大的旧物还真的讲好给人了。

老人走了,哥哥让我不要太善良。反正第一次见着这个捡垃圾的妇人没什么好感。

又过了几日,哥哥大声叫了起来:“霞,以后大白天你也要把院门锁上,你看,捡垃圾的老太婆刚才一晃,院里的水龙头就不见了。”

我连忙出门找寻,翻找了几遍,水龙头真的丢了,好几百块呢!这下,我们对这个老人已生厌恶,院门从此大白天也锁上了。

不到两个月,家中装修差不多好了。为了省钱,我也顾不上味儿了,急忙忙搬了进来。

从宾馆搬家的那天下着雨,我看着一屋子的物件,心烦意乱。家中味道也没散去,于是我把北窗打开,初秋的雨还很大,冷不丁打了进来。雨水偶尔飘洒在我脸上,凉丝丝的,倒让烦躁的我心平气和起来了。

窗外,路边靠我家的是齐窗台高的栀子花,虽然没了栀子花诱人的香气,但黑绿色的叶子被雨水洗得透亮,让我的心多了份徜徉绿意的舒畅。

路的那边首先是一排直径超过一尺的香樟树。香樟树是特别的树,总是两两分着枝杈,规规矩矩的。我觉得他就是棵君子树,直接的树干是他的脊梁,浓密的枝叶是他的学识。让我心不平的是,君子脚下竟是一垃圾桶,还是绿色的,绿色的垃圾桶。

宽慰我的是,垃圾桶的北边是一座小亭子,木头的,油漆斑驳着,生出一丝韵味和沧桑。亭子边有茶花、樱花、玉兰、含笑、杜鹃,还有翠竹、红叶、黄杨……

我欣赏着窗外美景,雨中的朦胧,让我青春少女一般的心动荡着,此时,此景,两个依偎的恋人,亭中,雨下,多有情调!我站在窗前,放飞自己的小情调!

“吱嘎”!一破三轮车,闯入我的明眸!急促刺耳的声音把我的心都划破了!我皱着眉一看,是那个捡垃圾的老妇人,车子还没有完全停稳,老人就跳下车,不知是为了缓冲惯性还是加快她的速度,她的身子更绻了,像兔子般。敏捷的老太,冲向垃圾桶,垃圾桶和她差不多高。只见她双手一搭,人,就像是扔出去的垃圾一样,蜷曲的上半身已经在垃圾桶里了。垃圾桶倾斜着,只看见一件件废品从桶里飞了出来,不一会,老人放开了垃圾桶,放开时又回头张望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舍。看着一直蜷缩着的老人,我的腰好像也疼了起来。我猜想她的下一个动作,该直直腰了吧。因为我看着她都情不自禁地站直了许多。可老人依旧绻着,甚至是趴着,把地上的物件扔进了三轮车。最后,好像又把什么扔向垃圾桶。是因为老眼昏花,还是雨遮挡了她的视线,没进垃圾桶,老人,蜷着的老人又捡起来扔了进去。似乎,一刹那,老人直了一下。没等我看清,老人又猫着腰蹿上了她的三轮车。急促而去的老人,在雨中的背影,依旧是蜷曲的,不由得让我生出一丝怜悯。

以后很长的日子,我总会一天几次听见破三轮的声音。慢慢的,我发现从早上五点到夜里十一点,老人每天都是好几次,来到我后窗的那个垃圾桶。于是我把家中能变钱的垃圾分装开来,在老人来之前放在垃圾桶的外边,虽然不是天天有,但不忍看她为我的一点废品钻进垃圾桶里。

一晃,初冬了。家里有很多的盆栽,味儿也小了许多。北边的窗户,有时就关上了,我也很少在窗台驻足。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温暖着,静静聆听着古琴曲。

秋风秋雨悠悠,

琴音琴心袅袅,

翠竹侧耳倾听“湘妃怨",

绿蕉颔首细品“秋风词"。

我在古琴声里作着矫情的小诗。

“怪事了!不好好扫垃圾,跟我抢垃圾!看我不到物业检举你!”尖叫的声音是愤怒的。我吓了一跳,连忙跑到北窗。

此时是上海特色的叫骂声,“册那娘”一串串的。

我立在窗前,窗外捡垃圾的老妇人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她在垃圾桶里翻找着,可以扔出来的物件不多,她解开一包垃圾,里面有几张纸,风吹跑了纸,老妇人追了过去。纸捡到了,回走的时候她挺了挺身子,风吹拢了她的头发,她的脸仍旧是愤怒的表情。在这个空隙,她又狠狠地骂着,隔着玻璃窗我听得还是很刺耳,心,不禁又被划拉了一下。因为她不屑地骂着“乡下人!贱骨头!贼骨头!”我很不喜欢人把“乡下人”作为骂人的话。老妇人骂骂喋喋地跳上三轮车,可能衣服穿多了,动作没了以往的利落。

大概三天,总能听见她的叫骂,不过,渐渐地没那么刻薄了。 

嘀嘀咕咕的叫骂三天后被大风盖住了。那天气温骤降,躺着很冷,身子一个劲地缩着,人越缩越短,干脆,我坐在北窗前看风景。远处意杨的最后几片叶子在风中打着旋儿,像是牵着我心的风筝,上下飞舞,我的心也忐忑着,不知这几片叶子魂归何处。我家屋后的树木花草大多倔强地撑着绿意,在风中努力平衡着它们的腰肢,我真怕它们折了腰。我喜欢的那棵红叶在风声里呜咽着。

三轮车又闯进了我的视线,风声掩盖了刹车声,风摇晃着老妇人,她蜷缩得更厉害了。跳车时一个趔趄让我不禁伸出了双手。老妇人扒拉着垃圾桶,把大半个身子都探进去了,只有几个牛奶小纸盒。老人拿着小纸盒往四周张望着,风裹着她,她的步子迈得很小。一股怜悯让我心揪着,我赶紧拉开窗户,风也怕冷,只往我温暖的嘴里扑。我呛了一下,边咳边喊“阿姨,我有几个纸箱!”

老妇人回说“我没带秤。”

“阿姨,不要秤的,我送给你。”

老人往楼道大门走来,我赶紧把纸盒送出去。

“小妹,谢谢你!你真好!不像那个扫垃圾的乡下人,工作不好好做,尽跟我抢垃圾!”

老妇人先讨好的笑容立即变成了愤恨,我听见乡下人三个字也有些不悦。

“阿姨,你是哪里人?别喊我小妹,我看你岁数不小了!”

老人往楼道里缩了缩,靠近我,低声说到“小妹,我六十九了,就在七号楼,老家是盐城人,年轻时嫁到上海了,退休快二十年了!”

我惊讶了!她竟是我们小区的?要知道,原先这小区是这一带最好的小区,里面的住户都是挺有钱的,老人既是比较高档小区的,又是退休工人,怎么沦落到捡垃圾还要和别人抢垃圾?我满脸的狐疑,张着嘴,又吃了一口寒风,我,又咳了起来。

老人拍了拍我的后背,看着老人龟裂的脸,我连连摆手,“阿姨,你忙去吧!”

老人拎着纸箱小跑而去,身后,枯叶在追逐着她,在她的脚下像蛇一样游动,似乎要缠绕她。

看着这个和我母亲差不多大的老人的背影,我眼睛潮湿了。

本来我经常把有用的垃圾放在垃圾桶边,现在知道有人和她抢,虽然对抢的人我并没有敌意,但风中的老人让我心疼。那天起,我把能变钱的垃圾都集中在小院里,甚至女儿的草稿纸都收集起来。

快春节了,院中垃圾一大堆,老公和女儿抗议好多次了,说好好的院子被我糟蹋了。

这天很暖和,阳光下,保管妥当的垃圾还散发着墨香和果香,整理好了。微微出汗的我一边喝着水一边往窗外张望着。老妇人终于来了。

院子里整齐整洁的垃圾让老人很高兴,老人一个劲地谢着。看着老人左一个作揖,听着老人右一个谢谢,我的心更疼了。“阿姨,别谢了,您都快七十了,折杀晚辈了,能不辛苦就歇歇吧!”

“唉!小妹啊(可能是老人家乡的爱称吧!)我苦啊!原先我一儿一女日子好得很,谁知道儿子零二年迷上赌博,一下子输了一百多万!媳妇离婚走了,孙子才上幼儿园中班。怎么办?房子不能卖,我只好逼女儿、借亲友帮儿子还债!这么些年,儿子又成家有了小儿子,大孙子如今也读大学了,我做不动也要做啊!好在余债不多了,也大多是女儿的。唉!小妹啊!我对不住女儿喔!……”老人在我面前低声说着。阳光下,老人的白发闪着泪光,老人说罢,挺了挺腰杆,身子竟往后倾斜了许多,差点摔了。其实,她再挺,腰杆也直不了了。

我把老妇人的故事讲给女儿听,小丫头问我“妈妈,这个奶奶是坏人还是好人啊?”

孩子啊!这个奶奶就是个人,一个做妈妈的人!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