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对阳《流年》

我要加入 作者: 安心对阳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12-05 08:45:44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姜。”
  
  身后有人唤她,姜莎匆匆回过头,做鬼!好端端异国他乡一个同学会也会与老友不期而遇吗?
  
  “近来可好,五六年不见,你与往常毫无二致。”说话的是一位戴着金边眼镜的男子,眉宇间微蕴忧愁,但是偏偏可喜的看着姜莎。姜莎微微一怔,这声音形同大洋彼岸吹过来的一阵飓风,熨帖的吹到了自己的五万四千毛孔中去。
  
  偌大一个香港,说曹操曹操到,往常倒是没有这样好造化。
  
  “黎旭留?”姜莎只觉面前男子浑身书卷气,若非在杂志社过活,想来便是文艺市场得来。经年不见,往常的朋友如今散布天涯海角,她三生得幸竟能刚刚到港城就遇老友。
  
  “幸喜你还认识我,这几年忙什么?在何处高就,若没事请屈驾与我到前面吃点东西可好?”姜莎笑,好几年不见人人金钱至上,曾经二五年华就认识的白面书生,如今摇身一变成为生意人。
  
  圆滑的搭讪套路,若非早早认识,姜莎断不肯与他去哪里。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街对面十字口那个甜品店,人人见黎旭留皆露出高瞻远瞩的神色,有人拍一拍身旁的桌子,“老板,麻烦延请黎旭留先生在本处。”
  
  黎旭留笑,老远走过来打一个招呼又带着女伴离开,身旁露出羡慕眼光,“黎先生手段多多,现如今女子全部被他斩获。”黎旭留听而不闻,带姜莎到内间落座,两人相谈甚欢。
  
  原来,身旁面如冠玉的男子早已儿女绕膝,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说起来这些年丰功伟绩,不免唏嘘,“往常我总觉得在港城难以呼吸,寸土寸金,不是乡村小儿应该来的地方。现如今脚踏实地起来,又想起来乡村。”
  
  姜莎淡笑,“返璞归真也,倒是你,在这里安家落户是旁人羡慕的。”
  
  话间,黎旭留笑,道:“中学时我追过你。”
  
  少女情怀总是诗,她也是有点莫名的怅然,“那时候年纪轻轻只读圣贤书,谁知到了社会一切格格不入,倒是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社会也是教室,不同的是有人拿这个不当事儿。”
  
  “且说眼下,黎先生你现如今有一儿一女可是高兴?”
  
  “琐碎生活要了命,高兴什么,你没有孩子吗?”黎旭留不想揭了姜莎的伤疤,自知失言连连告罪,姜莎淡漠笑道:“有什么,不过是没有成家立业而已,天下好男儿如是多,我不急。”说是不急,但是眼角鱼尾纹是比人急的,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古来女子皆囿于此,说到这里两人都沉默不语,早知她骄傲的很,没有想到这只孔雀竟然做到了今天,经过了惊天动地的磨砺,想来应该早已安心了。
  
  不不,她没有。
  
  当时年少春衫薄,在京中念书的时候,姜莎喜穿暗红色衣服鞋袜,一律红彤彤,给人一种夕阳晚照的感觉,在课堂上老师读“red”全班同学嬉笑,只有他为自己置辩,站起身来字正腔圆道:“身体发肤与姓名一样乃是受之父母,你们有什么可笑?”众生哗然,竟然有人这般袒护一个女子,姜莎回过头,脸上没有打好的爽身粉簌簌剥落如同铜钱一般,不过那时候倒是记住了该男子。
  
  “是叫黎旭留?”
  
  “好老外也,竟有人这年头叫这个名字?”同学置评。
  
  姜莎笑,“前途不可限量,黎旭留,不是文豪也得旷代。”
  
  说到这里两人均掩唇而笑,过会儿拉扯过去,再不提起。揶揄成分多于赞赏,孩童稚子所见而已。
  
  中学时候,黎旭留坐姜莎后面,拍手,“姜,不期而遇。”姜莎回头,眸中写满莫名其妙,黎旭留见怪不怪,“别说你忘记了我,我上次为你成为公敌。”
  
  呵呵,不敢当。
  
  姜莎连忙也拍手,“下学回去,吃什么?你说,算是负荆请罪?”黎旭留说道:“明早吧,我们去外面吃早餐可好?”
  
  好好好,顾客就是上帝。
  
  第二日,两人到了街上,港城一半山一半水,风景绝佳。
  
  两人坐好以后,老板热情待客,看到两人喜笑颜开误以为是小情侣,将豆浆拿过来,姜莎为黎旭留加糖,黎旭留拒绝,“我不吃甜食,从小觉得甜食乃是骗人的,要吃就吃一辈子,要么就不吃。”说着话将手旁的食盐加在豆浆里面,姜莎嗔怪,“好一个怪人。”怪人用汤匙敲击姜莎杯沿,“吃完我们去学校。”
  
  “一前一后,以免遭人误会,又成公敌。”姜莎刻意与黎旭留拉开距离,黎旭留不以为然,淡淡笑一笑,“好,你为我考虑周全。”说完以后果然形同陌路,到了门口结算,那时学生好面子,三十港币,黎旭留掏来掏去只得十个港币,姜莎骇笑,“穷?我来吧――”说完以后将一百港币交给老板,老板找零,将毛钞送过来。
  
  姜莎挥挥手,“早餐不错。”
  
  黎旭留接住了钱,“为什么不要?”然后塞在了姜莎的衣服里面,鼓囊囊一大片。
  
  “好,留着。”姜莎觉得这人非常之怪。以后更加不常与黎旭留出双入对,过了很久。
  
  高中时,两人又是不期而遇,黎旭留知姜莎交了男友,惊讶,“你怎么可以交男朋友?”姜莎笑,朗朗乾坤,此人真是白目,男朋友,为何姜莎交不得?
  
  “我非织女,你又不是牛郎,你我较劲?”姜莎笑着说,黎旭留无语,只是心里面淡淡的失落。
  
  大学,两人没有想到又是在一个学校里面,姜莎精修外国语,好以后远走高飞。黎旭留学财会,三年下来两人常常见面,不想第四个年头,姜莎因为其他缘故去了外地,如此一来音讯全无。当时香港正好进入第一批金融海啸,商贾人人自危,颗粒无收者有之,盆满钵满者有之,垂头丧气者亦有之。
  
  姜莎与男友分手,原来姜莎男友一直以来经营高登酒店,哗!真真万众瞩目,姜莎爱慕虚荣,与男友十年在一起,只觉时光过得慢,不想已得三十五岁。
  
  有日,姜莎抱怨,“李,你要养我到什么时候?我眼见已得三十五,再不年轻了,你再不要我不如早早分开算数。”李无可奈何,百般温存过后,说道:“时间还早,我们还年轻,等我金融王国崛起?再说,宝宝吃奶粉也是问题,这些都是问题。”
  
  问题,问题,说起来都是问题。
  
  姜莎满心懊悔,这样一个男人当初怎么看得上。
  
  年深日久,不知道改变的是时间,还是时间改变了人。姜莎心情不好,倒是很快就分手了。
  
  这些事情不被黎旭留知道,黎旭留看看天色向晚,起身说道:“送你回去,家住哪里,九龙?”姜莎匆匆起身,擦拭一脸油腻,九龙?不不,姜莎可住不得九龙,龙为天子,升斗小民如何住得?
  
  姜莎极好面子,到外埠,匆匆下车,目送黎旭留车子在眼前渐行渐远。
  
  回家后,冰锅冷灶,幸好刚刚用过了饭。姜莎心情不好,手提电话响起来,刚刚接通,彼端电话已然响起来,“接姜小姐。”
  
  “我就是,尊驾何人?”
  
  “呵,听声辩位都不懂?黎,黎旭留――”那端笑起来,姜莎将电话拿到窗口,透过逼仄的窗看外面,港城的夜晚星星点灯,呜呼,美不胜收。
  
  外埠车水马龙,拿电话给黎旭留听,“黎先生,我不在九龙,不过。你听,外面的车。”
  
  黎旭留惊讶,“这么晚你不睡?”
  
  “你打电话过来就是确定这个?”姜莎忽然落泪,黎旭留叹气,“今天有句话想要告诉你,不知道你……”
  
  “我没有,没有男朋友。”
  
  “随时邀请你到我处做客。”黎旭留倒是宽宏大度,说完以后收线了,姜莎怔怔,看着外面的街景,忽然间压抑不住低低的哭起来。
  
  第二日,按照九龙的路线到了黎旭留家里,哗,想不到外面金碧辉煌就连屋子里面也是不遑多让,被女佣带领一路穿花穿柳到了内里,形同白金汉宫一样,黎旭留坐在屋子里面,有小女儿在膝头玩闹,“爸比,还要蓝莓慕斯。”
  
  孩子看到姜莎过来,连忙蜂拥而至,几个孩子瞬间将姜莎团团围住,姜莎手忙脚乱,将小囡囡抱在怀里,一边香着一边坐在了那里。宾至如归,这个房子美则美矣,只是缺少什么,姜莎一时间没有看出来。
  
  “你来了。”黎旭留哈口气,“应该致电我处,司机过去接你。”
  
  “不敢动用,你太太呢?”姜莎环顾左右,问道。
  
  “太太,正要说这个,”说着话拍拍手,外面走进来一个儒雅的妇人,眉眼弯弯,“是姜小姐?”姜莎没来由失望,连忙伸手与黎太太相握,该女士握住姜莎手摇撼,军国首相见面一样。姜莎连忙抽出了手,该女士笑着带着孩子到了后面,临走说一句“黎先生,您待客,我去做饭。”
  
  姜莎坐着,坐着坐着,忽然间翻看一下手机,“哗,今天不在你处吃饭,我另有约。”
  
  黎旭留儒雅的笑笑,“我开车,送你。”姜莎不敢说自己将要到逼仄的筒子楼里面去,连忙摆手,“不,不,朋友会得来送。”
  
  黎旭留点头,“常常过来――”姜莎点了点头,拉扯一下包裙,直觉自己与房子格格不入,连忙一溜烟走开了。过了会儿,黎太太走出来,说道:“黎先生,饭已做好。”黎旭留连忙走到餐桌处与孩子用餐。
  
  姜莎此时已经到了户外,风吹过来一片凉飕飕的,裹紧了衣领。
  
  脑子里面还是刚才那其乐融融的场面,自己横插一杠子进去,不仁不义不理智,回想起来面上臊得慌。连忙到了前面,坐了的士围绕港城转一圈以后,连忙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约会完毕了?”黎旭留真是体贴,晨昏三叩首。
  
  “完毕,经年不见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三言两语作数。”姜莎扯谎,摸摸自己脸颊,还好不烫。黎旭留笑着说道:“什么时候再过来,我在家里等你。”
  
  “说不定,过几日离港,去大陆。”姜莎说,漫不经心。换过来另外一边惊呼,“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此心安处是吾家,港城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
  
  “大陆是?”
  
  “算是。”姜莎说完,听到听筒里面有小孩子聒噪,连忙挂机,“小囡囡过来,我先收线了。”
  
  三五日后,经理说楼下有人送花,姜莎连忙下楼,黎旭留衣冠楚楚将鲜花递过来,“听说你要走,好容易找到你公司,忙忙碌碌。”
  
  “呵,不虚留你,晚点联系你,切勿走失。”姜莎举着鲜花笑,其实心里面莫名滴血。只要他留,她绝对会不客气的留下来,等到黎旭留走了,姜莎上楼,格子间女士一拥而上,“姜,你真好运气,钓得金龟婿。”
  
  姜莎将鲜花丢过,“礼尚往来而已。”
  
  “呜――”有人唏嘘,“兰博基尼,也是礼尚往来?”
  
  姜莎淡漠笑笑,“不过是车子罢了。”但是只有自己知道心里面酸涩。
  
  从二楼办过了离职手续,姜莎回到筒子楼,人是万物之灵,倒是离开时候有点儿莫名其妙舍不得。不过姜莎并非是那种懂不得取舍的人,东西一律扔掉,形单影只如同孤雁一般。下楼,看到一辆黄色的士,姜莎连忙坐在了里面,道:“去九龙机场。”
  
  该司机连忙兜转车子,一忽儿过后,已经到了九龙机场。姜莎提前购得飞机票,匆匆给司机零钱连忙登机去了。车子刚刚划过挡风玻璃,那张依旧儒雅的面孔露了出来,身旁女子说道:“黎先生,不追上去吗?”
  
  黎旭留无可如何的笑笑,“上次亏你扮演老婆大人,往后银货两讫,你依旧是女佣。还有,小囝囝到了读书时候,请好好调教孩子,以免成为口是心非之人。”
  
  文雅的女士笑着坐上了车,看着波音机起飞,黎旭留调转车头,“不过是座驾不同而已,连面目都不要看,这样女子活该找不到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