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找钥匙

我要加入 作者: 漂泊飞鱼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12-05 21:53:42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当她下班,走到宿舍的楼梯时,才发现钥匙没带。返回去一看,桌子上的钥匙何时不翼而飞了?她到处翻,都没有找到。

她下意识地觉得应该是凌骁搞的恶作剧,走到他面前,他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丁淇连忙问道:“凌骁,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钥匙?”

“没有啊。”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

“就是你拿的,快还给我。”

“那你来找啊。”

丁淇向主管告状:“老大,他拿了我的钥匙。”

“快还给人家。”老大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丁淇走到凌骁面前,摊开手掌,“一,二,三,快还给我。”

他在她的手上方晃了晃钥匙,她一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他趁机跑了出去,她只好边跟上边叫:“别跑。”

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人了。丁淇四处看,看到一个大柱子后面似乎有个人影。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想逮个正着。忽然,她的胳膊被他一拉,身子一个踉跄,正要摔个四脚朝天了,她的背部就被一双手迅速环抱住了。

这个动作在空中凝固了几秒钟,等丁淇回过神来时,才发觉黑暗中的两张脸,已经近得不像话。“干什么啊?快放开我。”手一顿乱打,脚一阵乱踢。

“好了好了,真是够狠的,下手这么重。”分明是一幅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神情。

“你!流氓,无赖,混蛋……”丁淇很想把相关的词语都用上,但可惜的是词穷了。

“还要不要?”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轻轻晃动着,一阵清脆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

“当然啊。”丁淇迅速从他手中抢了过来,往宿舍跑去,怀着一种她自己也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心情。

“冒失鬼,下次小心点啊,不然就没这么容易拿到了。”背后传来一个带有几分嘲弄,几分挑逗的声音。

第二天,她若无其事地坐在位子上,凌骁并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批货终于完成了,不过又有新的任务来了。丁淇心想幸好只干两个月,不然每天像机器一样地做事,简单重复,也太无聊了。看来很多事情,如果没去体验,就永远也不知道其中的滋味。

丁淇想做一下其它没有做过的事,这样就能保持一份新鲜感。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刘主管对她说:“丁淇,这次你到车间去做下裤条吧,要用到平车。你妈妈在上面,让她教下你。”

“好啊,终于可以换地方了。”她很高兴地回答。

“你不喜欢这里?”主管的话语里透露着不可言喻的疑惑。

“不是,喜欢呀,尝试一下别的也好嘛,不然走时还是只会这几样。”丁淇赔了个笑脸解释道。

“好,快去吧,估计要做好几天。”

丁淇拿着做裤条的布料乐呵呵地上去了。走到刘姐面前,说:“妈,我来跟你混了。”

“哟,淇淇来了呀。”坐在刘姐后面的王杰宇跟她打了声招呼。

“Hello.”丁淇朝她挥挥手。

“来,坐到这里,我教你用这机子。”刘姐把她旁边的凳子挪到丁淇屁股后面。

丁淇看着妈妈熟练地操作机器,觉得这应该不难。当她自己来试的时候,轻轻把布对准针眼,手生疏地抡动下齿盘,脚也配合着踩。原以为会像妈妈那样做出很漂亮的裤条。结果怎么着?线条弯弯曲曲,布也变得皱巴巴的。

“手要一直拿好这块布,不然它就跑偏了。”刘姐再一次给她示范。

“难道我刚刚没拿吗?”

丁淇的这句话,引起了周围人的一番戏笑。李阿姨开玩笑地说:“淇淇,你是一名大学生,将来是要干大事的,别跟着你妈做这些了。”

“就是。”旁边的人附和着。

“即使是大事,也是从小事做起的嘛。”丁淇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愧是读书人,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王杰宇说。

丁淇善意地对他笑了一下。

一回生二回熟,丁淇练了几次就差不多会做了,且动作越来越娴熟。她在那待久了,也感受到了车间的热闹,他们经常有说有笑。相比之下,一楼就显得很冷清,稀稀疏疏的就那么一些人。

许是混熟了,李阿姨直接问丁淇有没有男朋友这样的隐私问题,她回应着说没有呢。

“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有什么条件?”“淇淇还在读书,你们就想着要介绍了。”“……”

丁淇看到这个说一句,那个说一句,心想是不是回答说有,就会省事多了呢?

“那个凌骁好像跟你走得挺近的吧。”王杰宇幽幽地冒出这句话。

丁淇停顿了下手中的活,看着他说:“还行吧,那又能说明什么吗?”

他冷笑了一下,然后像是在提醒她,“人家可是个泡妹高手,你要小心一点才是呢。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他一个打工仔怎么配得上你这大学生?”

前半句她没怎么在意,反正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一方再穷追猛打也没用。可后半句话让丁淇听起来怎么那么不舒服呢。首先,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上了大学就很了不起,也没有看不起打工的。其次,现在打工就能代表一辈子吗?再说,她妈妈就在工厂里做了很多年,她也是从最基础的做起,慢慢升职到组长,还做样版设计之类的活。

打工并不可怕,关键是要有进取的心态,至少要学好手上的技术。否则就真的会像螺丝钉一样,永不停息地被动运转。

“相信我家淇淇自己会把握好分寸的,还有二十天的时间,她就离开这里了,人家还怎么追?”刘姐这话更像是说给女儿听的。

丁淇也知道妈妈的心思,难怪上次她拉着凌骁的衣袖瞪着他,妈妈当做没看见一样,许是不想给她压力吧。

说到要离开,不知道为什么,丁淇感到几分难过……

微信公众号:芸羲

猜你喜欢:

来说两句吧

共有 0 条评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