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酿已浊

我要加入 作者: 佳尔小姐 [作者入驻]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
来源:新疆时时彩预测 时间:2016-12-09 19:47:51 阅读:次   收藏本文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第一章缘起湘梦
  
  这时光匆匆易逝,沈洛溪再怎么等,又是十年过去了,她可以上台子了。
  
  对于林逸潇来说,他也等了十年了。
  
  林逸潇漫步徘徊,最近他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一个自称孟婆的老太婆对他说:“再过几日便是你的生辰,届时老妇会兑现当初的代价,咳咳。”
  
  然后孟婆就拄着拐杖走了,走到了奈何桥的另一端,留下了一串“哒哒哒”的声音。
  
  哎,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呢?林逸潇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他走到了城郊,有一片桃林,但只有枯枝了。
  
  林逸潇皱了皱眉,有一丝疑惑。现在已是暖春,为何这里连桃花的影子都没有?
  
  他拦住了过路几个买菜的妇人询问,也都皱皱眉摇了摇头,似乎在躲避什么。
  
  “据说这儿已经三百年没开桃花了,有鬼在这吸桃花精气嘞。”
  
  终于,一个过路的老头儿说道。
  
  林逸潇没有看老人,而是看着那谈树林一步步地往那挪动,似乎有什么在吸引着他,对这里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哎,年轻人,那儿很危险的。”老头着急的喊道,“还是别去了,当心那鬼吸了你的精气。”
  
  “多谢了老人家,无妨。”林逸潇愣了愣,回首笑了笑,却没有停下脚步。
  
  每走一步,林逸潇就越发觉得这里很熟悉,耳边似乎有阵阵银铃般的笑声,有美妙的琴音和竹笛合奏。好美,美得让林逸潇感到怀疑,那幻境,是为何?
  
  林逸潇试图用内力感触这个幻境,却发现他并非为阵法所困。
  
  “这,真的很奇怪呢……”林逸潇喃喃自语道,不过很好,这激起了他的兴趣。
  
  走到桃林深处,林逸潇看见石桌上有一把琴,一只笛。他好奇的上前去轻抚那琴,勾弦,那古老而美妙的音色不禁让林逸潇满意起来。他看见琴旁有一本乐谱,他粗略的一看,便流畅的弹了起来。
  
  曲调忧伤凄凉,催人泪下,似断弦之音,林逸潇不禁跟着曲子唱了起来:
  
  桃里桃外逃不出一个情字
  
  桃盛桃衰桃酿已尽了半斛
  
  佳人芳华不属于凡尘
  
  桃花已逝你不曾回眸张望
  
  我便在你身后
  
  ……
  
  曲终,林逸潇莫名心酸,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唱这首歌,也不知道这首歌从何而来。
  
  “嘿,小子,你可还记得为师?”一个矮矮的小老头跳着从桃林里钻了出来。
  
  林逸潇一脸茫然的看着矮自己三分的小老头,老头见状,失望的说道:“哎,你这个逆徒,不孝子啊!”
  
  “我?徒弟?儿子?”林逸潇愣愣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小老头跳起来拍了拍林逸潇的脑袋。
  
  “你这个老头,什么都不说就说我是你徒弟。”林逸潇揉了揉疼的要命的脑袋,老头抓住了他的手,“你能弹得了湘琴,你就一定是我的林逸潇徒儿。”
  
  “啊?你怎么知道我叫林逸潇?”林逸潇挠挠头,道:“可,我不是你的徒儿啊!”
  
  “你这个臭小子,胆敢不喝孟婆汤,非要做什么交易,你活该,你现在连为师都记不得了。”老头吸了吸鼻子,哼哼道:“你以后可别抱着为师的大腿求我原谅你。”
  
  “哦,好的。”林逸潇无奈的转过身,他不想跟这个莫名其妙的老头再说话了。
  
  “嘿,你这小子敢走!”老头跳起来朝林逸潇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林逸潇只感觉眼前一片昏黑,便倒了下去……
  
  醒来时,已是三日后。老头正在林逸潇身边悠悠的喝着茶,林逸潇猛的睁开眼,头痛欲裂。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啊?”林逸潇抱着自己快要炸开的脑袋问到。
  
  “你这臭小子,肯叫为师师傅了?”老头得意的看着林逸潇,但还是塞了颗仙药到林逸潇的嘴里。
  
  林逸潇感觉稍微舒服了点,便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坐到了石凳上,“那是时日到了,我的记忆恢复了。”
  
  “那你还不感谢为师的及时出现,不然你这记忆恢复的日子里可怎么熬啊?”老头冷哼了一声,指了指桌上的湘琴跟梦笛,“湘琴可织梦,梦笛可勾魂,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我那山里的事情多了去了,你可别再来烦我。”
  
  老头哼了一声,便驾着轻功飞走了。
  
  远处传来喊声:“走咯,徒儿,你可要好好成就你的大业啊,莫要只痴情于美人,不务正业。”
  
  林逸潇愣愣的看着小老头消失的那片天空,却没听见那一声长长的叹息。
  
  他看着湘琴和梦笛,轻轻的摩挲着。
  
  “洛溪,我想你了……”
  
  第二章上元再遇
  
  上元节。
  
  这三年却不是往年那般热闹,哪怕灯火阑珊,也遮掩不住那华丽的外表下,寂寞空虚的心。那些独守空闺的满腹愁怨,流言在人群中飘散。
  
  沈洛溪坐在窗前,心绪渺茫。或许已经十六年过去了,她还是找不到他。这一世,或许缘分已尽了?
  
  面对那些骂名,沈洛溪不在意,她还对温子然存有一点希望。当年救她的地方,到底在哪呢......
  
  想不起来,脑袋像炸开了似的。
  
  还是大海捞针啊。
  
  花灵静静站在一旁,良久。
  
  “他,要回来了....."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大街上更热闹了。不过一股人流如暗潮般涌入百花楼。
  
  一个粉红少女拉着一个男子,也朝着百花楼的方向挤去。
  
  “瑶儿,不要去那烟花之地,会脏了你的.....”男子眉宇紧皱,拉着女孩。
  
  可女孩好像有天大的力气似的,把男子王百花楼里扯:“不嘛,子然哥哥。”
  
  “张均瑶!”温子然低声怒道,“你不许去。”
  
  可女孩只是被凶的愣了愣,还是任性地往百花楼去了。
  
  “哎...”温子然大喊道,不过还是追了上去。
  
  据说今日百花楼的楼主也会回来,进去,说不定还能见到他呢。均瑶想着,不禁红了脸颊。
  
  温子然拗不过她,只得跟着进去了。生怕他的宝贝被人碰了似的。
  
  黄昏逝了,夜色朦胧,街道上的人群多了起来。就连乞丐的手里,也多了几两碎银。
  
  “快走啊,落桃姑娘今儿个也接客呢,嘿嘿....”
  
  "今晚不去,岂不是枉费老子攒了一年的钱。"
  
  “你怎么不去啊?”
  
  “攒着下次.....嘿嘿嘿”
  
  “省省吧,咱们争得过那些高官权贵?”
  
  人群中一片嘈杂,百花楼很快就被人流填满。
  
  沈洛溪蒙着面纱,穿着艳红的衣裳,撩拨着古琴。那是上一世残留下来的记忆,她似乎又看到温郎握着她的手,教她弹琴。
  
  可她现在不是沈洛溪,她叫落桃。
  
  “哥哥你看,那个姐姐好美,琴声也好美。”均瑶澄澈的眼睛充满了好奇。
  
  那是装的。
  
  她的眼睛四处在寻找一个身影。
  
  “哼,琴弹得好又如何,始终是个妓罢了,再好的琴,弹出来,也只是勾引男人罢了。”温子然望着窗外,他不知道怎么了,心烦的很。
  
  “这位公子,话可不能这么说......”
  
  一位白衣男子闻言走来,手中执着一把羽扇,时不时的摇两下。
  
  “与你何干?”温子然没来由的怒上心头,剑出鞘。
  
  白衣男子倒是淡定的很,静静的看着他。
  
  “哥哥....”均瑶拉住了他,猛然抬头....白字男子趁温子然不注意,别有深意地向张均瑶笑了笑。
  
  “哼。”温子然收起了剑。
  
  均瑶对白字男子抱拳道:“久仰林公子大名,我兄长今日心情不佳,若有冲撞还请林公子海涵。”
  
  她紧张极了,因为那眼前便是自己要找的人。
  
  林逸潇。
  
  此时,落桃已弹完一曲。
  
  “落桃姑娘,弹曲多无趣啊,今晚和爷共度良宵吗!”
  
  “落桃姑娘,今儿个热着呢,别穿这么多啊~~”
  
  “就是就是......”
  
  底下的人附和着,还有几个汉子脱光了,只露出健壮的膀子。惹得其他陪酒的妓都嫌恶极了,也只能装腔作势。
  
  落桃妩媚一笑,外衣便顺着她的曲线滑了下来。只有那薄如蝉翼的一层内衫,若隐若现的春光。在那一刹那,落桃望见了窗边的男子。
  
  “温郎....”落桃怔住了。她看着温郎的冷面,还以为他没带银子,心生一计。
  
  台下还在喧闹着。
  
  “一百两”一个穷乞丐捂着腰包不知哪儿来的银子,高喊道。
  
  “两百!”一个富家公子皱了皱眉,心中怀疑,这穷小子哪来的银子?朝小厮使了个颜色,小厮立刻会意道。
  
  “三百~”不知道哪儿来的声音。
  
  这数字在众多人耳中已是天文数字,但对于沈洛溪来说,她的身价,不止。人群中一片叹息,今晚又抱不得美人归了。
  
  但是还有人在喊价。
  
  “各位爷别争了,落桃倒是有一主意呢~~”落桃清脆的声音响起,像空谷幽兰,霎时间一片安静,“今儿个这衣裳扔到谁那,落桃便跟谁共度良宵~”
  
  落桃顺势将地上的衣服捡起。
  
  "哼,轻浮~~"
  
  说罢,温子然便拉着张均瑶走了出去。
  
  “哎,哥哥,你等等~~林公子,后会有期。”均瑶恋恋不舍地望着林逸潇,同时,她也看见了一裳红衣迎着林逸潇扑面而来。而林逸潇笑着接住了,还朝着落桃别有意味地走去.......
  
  均瑶心中,一股怒火油然而生。没来由的,大概是大小姐脾气发作了。
  
  她有点恨温子然为什么要走,不然衣服就会落到他身上而不是林逸潇了。这样,她就可以跟林逸潇有更多机会接触了.....
  
  第三章只愿跟随
  
  沈洛溪看了看林逸潇,变了变脸色。众人也为之感到遗憾,可那人是百花楼楼主,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月色褪下,繁星却闪耀,也一样美丽。
  
  没有沈洛溪,大家只是扫兴,不过大多也都只是看热闹的,他们心知肚明,是抢不过那些达官贵人。
  
  “以前是樱雪,现在是落桃。”花灵看着攘攘的人群无奈的摇摇头,“跟她娘一样,是个妖精啊。”不过她不担心林逸潇会动什么其他感情,毕竟她是他的女儿啊。
  
  房间里,林逸潇把沈洛溪摁在床上,轻轻的吻上沈洛溪……
  
  突然林逸潇顿住了,他狠狠地把沈洛溪甩在了一边,他自己也因为反作用力退后了几步。
  
  “呵,你这药效……可真是强啊,不愧是我狠毒的闺女,连爹爹也下药。”
  
  “那当然。”沈洛溪披着衣服,倚在窗前,月光如银,照在她本就白皙的皮肤上。不知为何,她有些失落,还有一些淡淡的愁绪。
  
  温郎……
  
  “我的洛溪可是在想谁?”林逸潇环住她的腰,在她身边轻轻的问。
  
  “都被下药了,还这么多话呢?”沈洛溪看着林逸潇,突然觉得他有些可爱,沈洛溪侧身,顺势将林逸潇摁在床上。
  
  “睡吧。”
  
  “我总觉得,你根本没有喝孟婆汤。”林逸潇满眼的玩世不恭,却又带有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沈洛溪顿了一下,不过她觉得在这个朝代是没有人可以解开她秘制的解药,倒也坦然了。
  
  待到林逸潇打起了鼾声,方才跳窗离去。
  
  林逸潇猛然睁开眼,站在窗前,胸有成竹似的摇着羽扇。
  
  “小妖精,我看你这一世,往哪里逃。”
  
  沈洛溪一直跟在温子然后面,只等他送他妹妹,张均瑶,到了一户人家。
  
  相府。
  
  沈洛溪一直在远处看着,看着相府渐渐暗淡的灯火。
  
  初春,还有些寒意。沈洛溪不禁打了个寒颤。
  
  “为何跟踪我?”温子然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沈洛溪转过身,温子然阴冷的脸就在她面前,她却激动的不住颤抖:“子然……”
  
  温子然用力捏住沈洛溪的下颚,略带玩意道:“噢?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如此倾慕我,可不像一个青楼女子。”
  
  突然眼神一冽,厉声道:“说,你是谁派来的,林逸潇派来的?”
  
  沈洛溪摇摇头,眼泪不知怎么就滑了下来,顺着脸颊。
  
  到底他也是喝了孟婆汤啊。
  
  “哼,我无忧阁向来与他百花楼井水不犯河水,回去告诉他,可莫逼我。”
  
  说罢,一把推开沈洛溪,她便倒在还未消融干净的雪里。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沈洛溪忍着疼痛站起身,想去追温子然,“我只愿跟随你,一生一世……我……我和林逸潇,只是……”
  
  温子然顿住了,似乎是被那个一生一世动容了。可沈洛溪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双温柔的大手搂进了怀里。
  
  “只是伴侣关系啊,不是嘛,洛溪?”林逸潇一把搂住沈洛溪,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很熟悉,好像是自己想做很久的事情。他轻蔑的笑了笑:“无忧阁何时有能耐与我百花楼匹敌了,真是可笑至极。”
  
  “哼,你林逸潇看似风光,不也是靠着长安公主嘛?”
  
  温子然瞥了一眼在林逸潇怀里的沈洛溪,心中不知为何,又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长安公主”这四个字,念得特别重,似乎是给沈洛溪听的。林逸潇闻言,紧握拳头,骨关节之间咔咔的摩擦着。
  
  温子然冷哼一声,驾着轻功飞走了。
  
  “无忧阁……”沈洛溪轻轻的嘟囔着。
  
  林逸潇抱紧沈洛溪,沈洛溪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推开了他。
  
  “无忧阁。”林逸潇的眼神暗淡了。
  
  沈洛溪只是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就是为了寻他吗?”
  
  林逸潇失望的望着落桃。
  
  寒夜里一种不知名的酸楚,弥漫好远
  
  ……
  
  第四章沈洛溪之忆
  
  沈洛溪呆呆的被林逸潇牵着走到了一个地方。
  
  这里,成片成片的桃花含苞待放,被迟来的春雪压弯了枝头,沈洛溪看着喜爱的桃花,不禁心疼那折了的枝,用手轻轻地将那雪拂去。林逸潇静静地看着沈洛溪,突然道:“每次不开心,我便就到这里寻心中的春。”
  
  沈洛溪看着林逸潇,不知他说这话的含义,却被后面的一个古屋吸引去了,好熟悉的感觉。
  
  其实林逸潇也跟她一样。
  
  “又是十三年过去了啊,从你三岁再遇,便没有再来看你了,你比以前更妖娆动人了。”林逸潇略带玩味的说道。
  
  沈洛溪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直径像那木屋走去。古屋被常年风雨冲洗,牌匾的字变得模糊不清,门边两副对联,却被原主人保存的很好。沈洛溪一看,便认出她的字迹。
  
  “诶,洛溪,这字迹很像你的啊。”林逸潇突然笑着说道,“我在这里,想起过往很多事,梦见五百年前有一个仙女般的女子,大概就是仙女下凡吧?好多人远远追随她却不敢打扰她,她却与凡人相爱,天神也不管管,真是羡煞人呢。”
  
  沈洛溪像看白痴一样瞟了林逸潇一眼,就被屋子吸引去了。走进一看,沈洛溪看着房里被封尘的厨具,蒸笼……她陷入了回忆。
  
  她在江南岸边走着,柳月便陪着她,春天到了,她最喜欢的桃花开了,在两岸江南。
  
  “洛溪你看,那边有个公子似乎想不开呢!”柳月有些担心的扯了扯沈洛溪的衣袖。“我看他气度不凡兴许是个落魄书生呢。”
  
  “嗯,我们去看看。”沈洛溪淡淡的说,但是心里却着急极了,拉着柳月疾步走去。
  
  “喂,你个呆子。”沈洛溪现在离书生一尺远的地方喊到。书生愣愣的转过头问:“姑娘,你可是叫我?”
  
  “你个呆子,可是没中举?”沈洛溪轻轻走近书生,拍了拍他的脑袋,“可莫要想不开啊,这科举本就没有公平可言呢。”
  
  “多谢姑娘提醒,在下只是来采桃花的,谁知刚风一吹,这袋子便掉到了水里了。”书生回头笑着看着沈洛溪满脸尴尬的样子。
  
  深夜里四目相对,一种不一样的情愫在两人眼里流转。
  
  “看不出你这个书呆子还是个采花贼,可要采我溪姐姐的花?”柳月俏皮的话语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
  
  “哼,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片子。”书生脸红了,红到了脖子根。“我才不喜欢你这个溪姐姐,一点女子该有的矜持样都没有。”
  
  “你这个呆子说什么?”沈洛溪不乐意的嘟了嘟嘴,双手环胸,转脸看着旁边的桃林,被吸引住了。
  
  抛下一句:“我可是江南鼎鼎有名的大才女,不差你一个呆子喜欢。”就拉着柳月跑向竹林了。
  
  “哎,姑娘……”书生见柳月跑了,道:“你别走啊……”
  
  “我不走干嘛呢,你这个呆子莫要跟着我,莫非你要采花?”
  
  “是啊,就采上姑娘的花了。”书生笑嘻嘻的说道:“你以后莫要叫我呆子了,我是有名字的。”
  
  书生清了清嗓子,故作深沉的说:“在下温子然,敢问姑娘芳名?”
  
  “沈洛溪。”沈洛溪笑盈盈的说道,又拉着柳月说:“这是我的好妹妹,柳月。”
  
  “姐姐,我们该回去了。”柳月拉了拉沈洛溪的衣袖。
  
  “好,那子然公子后会有期。”沈洛溪笑着对温子然说。
  
  “小生在此恭候姑娘,希望还有采花之日。”
  
  沈洛溪没有理他,双面粉红的跑走了。
  
  林逸潇看着发呆的沈洛溪,便知道她在想那些过往。心中抽痛,因为他知道,沈洛溪也没有喝孟婆汤,而且还用了比他更沉重的代价……
  
  第五章难能无忧
  
  长安城。
  
  “公主还有闲情雅致在这下棋呢。”一个阴柔的男子拿起黑棋,笑着看着女子,胸有成竹的落下棋子。
  
  “不错,你赢了。”白棋落下,已成定局。
  
  “不过半亩只差,一丝杂念,就乱了成败。”男子长长的睫毛眨着。
  
  “你想说什么?”长安公主小呷了一口茶,气定神闲。
  
  “樱雪的孩子啊……”白鹤依旧眨巴着大眼睛。
  
  “她能折腾出什么风浪呢,不过是一个妓罢了。这不也放在百花楼里十六年了么。”长安公主玩弄着自己的指甲,“林逸潇以为自己高明,殊不知我也不比他笨啊。”
  
  “那是自然的,公主英明。”阴柔男子笑嘻嘻地附和道。
  
  长安公主闻言,心情大悦:“那我便把她赐给你玩玩,如何?”
  
  “那白鹤谢过公主。”阴柔的男子满脸讨好的笑道,心里却对这个落桃充满了好奇。
  
  她傲然地往寝宫走去,不知道她要为自己的“自信”负责。
  
  沈洛溪收拾了行囊,天未亮便离开了百花楼。这几天她已经打听好了温子然,还有无忧阁。她知道此行一定很艰难,可她义无反顾。
  
  无忧阁,江湖中突然崛起的帮派,也是接一些杀手死士之类的活,打听情报等等。
  
  与百花楼几近无异,百花楼也是在江湖上突然崛起的帮派,但却长久不衰,再加上后来有长安公主在暗地里推波助澜。
  
  但百花楼主要是以烟花之地为外表,实则借那些执绔子弟打听消息,而无忧阁死士居多。
  
  一个玩心机,一个杀人。
  
  若有一天这两个人相撞,会是什么情景呢?
  
  白鹤心里想着,轻轻抿了一口茶。
  
  长安紧紧的抱着林逸潇,面若桃花,细声细语:“潇,我好想你啊!”
  
  “嗯。”林逸潇轻轻的推开了长安,看着她这张恶心的脸,便想起她是如何对待樱雪,他便有些嫌恶。他藏起了眼中的情绪,转身。
  
  “潇,可是有心事呢?”长安慢慢的从背后环住了林逸潇的腰,倚在他厚实的背上。她刚才也看见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嫌恶,她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希望并不是这样。
  
  “无忧阁,是从什么时候从我们狠辣的长安眼皮子底下逃脱的呢?”林逸潇侧身,轻勾长安的下颚。
  
  “潇……”长安含情脉脉的看着林逸潇,所有的愁绪只要是林逸潇一句话便能忘却。林逸潇顺势而下,一阵热吻。
  
  长安城回江南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哪怕顺着三峡急流,回去也已是黄昏了。
  
  林逸潇躲在百花楼后山的桃林,躺在山野上,这个曾经让他心安的地方,如今却让他感觉心烦意乱。
  
  起了身,往山下走。
  
  灵花着急的乱窜,见到林逸潇,欲言又止。
  
  “怎么了?”林逸潇问道,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落桃……不见了。”灵花上气不接下气道。
  
  “什么?!”林逸潇怒声道,冲向百花楼顶楼--属于樱雪的房间。
  
  噢,不,现在是落桃的了。
  
  林逸潇看见,空荡荡的房间。摆设依旧整齐。却没了她的身影。
  
  林逸潇垂下放在剑鞘的手,丧气的一点点挪下楼。
  
  在桃林里,林逸潇用力挥舞的剑,满枝的桃花被斩落了。
  
  林逸潇突然歇斯底里的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上一世是他,这一世,你还不肯放手!”
  
  为什么这一世我和你的身世如此?为什么你会变成我的女儿,为什么,林逸潇有十万个为什么要问。
  
  可是他能找谁问呢?
  
  苦涩一笑。
  

  


  第六章绝地逢桃
  
  温子然悠悠的骑着马,在高山深处骑行,身后跟着一群将领,浩浩荡荡的一波人马。
  
  今日,他要把东西互送到相府。相府,救了他。纵使他百般不愿与朝廷有所牵扯,可每每想起张均瑶,他不免心中一阵暖流。于是心情不错,再加上路两边刚盛开的桃花,纵使他不喜欢桃花,此刻看起来也十分美丽。
  
  绕过桃林,穿过灌木丛,来到一片竹林小道。突然,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