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那月

    2016-10-30

    1996年4月的一天,我到离家20公里的毛场办事处去采访。大约下午5点钟的光景,我采访完毕,骑着单车飞快往回家的方向跑。快到高河村路段时,突然一辆警车卡嚓一声,迎面在我面前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立刻把我的...

  • 一、熊坤爹死的时候,留给他最值钱的一份遗产,就是他买了三年多,身高体大,毛色泛光,活蹦乱跳的那匹枣红马。爹躺在病榻上,脸色腊黄,形容枯槁,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熊坤说:“坤,坤儿啊,爹,爹赶了一辈子的,一辈子的骡马,对这行,有,有感...

  • 长不大的唐山小姑娘——写在唐山大地震40周年(散文)杨 友 唐山大地震的第二年,我只身到秦皇岛市办事。事办完后老天突然变了脸色,大雨滂沱,街巷雨雾茫茫,不时刮来狂风,把雨帘扯成“飘带”任意挥舞...

  • 驼子叔

    2016-08-09

    一、驼子叔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了。这是他二十多年来养成的雷打不动的习惯。他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他的小榨油坊的杂物间,拿出那把他熟悉得再也不能熟的大竹把扫帚,嗤嗤嗤,来来回回,把油坊前面马路上的鸡屎、狗屎...

  • 七爷

    2016-08-05

    火红的太阳在把大地炙烤了一整天之后终于在西山顶上渐渐西坠落下,橘红色的晚霞与蔚蓝色的云朵交相辉映,天空渐渐暗了下来。打麦场上,打碾好的麦子都堆成垛收了起来,大人们有的回家吃晚饭了,有的聚在场边的碌碡旁拉着家常。...

  • 尿爷爷不姓尿,但尿爷爷姓什么,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弄明白。我们之所以称那位五十来岁的瘦高个子老头为尿爷爷,是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与尿打交道的。所以,我们一帮小鬼头便形象地、别出心裁地给老头取绰号为...

  • 瞎子王叔着一身天蓝色的确良衣裤,左肩上斜挎着一个蓝色的大布口袋,那里面装着他帮人算命用的纸签。他胸前挂着一个褪色的军用书包。左手拄着一根细而长,光溜圆滑的竹拐杖,一上一下地敲打着地面。他的步子迈得蹒跚而又艰辛...

  • 那是七月的一天,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人浑身生疼。正在棉花地里锄草的我,全身大汗淋漓,热得实在是吃不消了,赶紧扛上锄头,急忙往家里跑。刚到村口,远远就望见我家禾场上的那棵大柳树下,窝着一帮人。不知家里出了啥事,我三步并做两...

  • 湾仔里的人都说,海子叔家里有一棵“摇钱树”。的确,自它来到海子叔家里后,海子叔就视它为生命,与它生死相依,风雨兼程。就是靠它这棵“摇钱树”,摇起了一幢乡亲们羡慕不已的三层小洋楼,把两个儿子也顺顺...

  • 在我的家乡,如果有哪个孩子平时不听话,调皮捣蛋,或者是学习不用功,逃学逃课,那父母肯定会这样说:“你这样不争气,是不是长大了想摸牛屁眼?” 可见,在一般人眼里,摸牛屁眼是最没有出息的。所谓摸牛屁眼,就是与牛打交道,...

  • 王德胜老汉坐在丽华服装厂的门卫室里,很认真地盯着出出进进服装厂的每一辆车。有时候认为有疑问的车辆,他就吩咐车主把车厢门打开,然后上到车厢里,仔细检查,确认无误后才予以放行。 王德胜老汉认为,只有尽心尽责地把厂区的...

  •   千呼万唤,我的文集《时光静好》终于正式出版。   关于这本书,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宝贵了。不仅仅内容是我近年来的精华作品,摒弃了华丽的外表,回归于烟火的禅意,从文集的编排、校对,封面的设计,主题的思考,插图的...

  • 澧阳菜花赋

    2016-05-21

      澧阳菜花赋
      
      夫澧阳油菜花也,精天阙,灵发地藏;冬熬苦寒,春斗冷霜。乾坤乍暖,瘦叶始张。嫩杆发新芽,羞蕾绽萼黄;参差非一枝,氤氲六合香。昨夜分明兮翠漠漠,今晨已然兮华汪汪。
      此之时也,极目而远眺,菜花敷...

  •   文/原野      我一直觉得一年四季里,高原上四月的景色最美。春回大地,万物苏醒。走进高原四月的每一个角落,你会听到春鸟的歌唱,看到春草的摇曳,看到各种花儿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在高原春寒料峭的四月春...

  • 放风筝

    2016-05-21

      放风筝
      
      3月17日,我们和凡石相约下午去放风筝,因工作原因,最后改成了晚上。
      
      虽是黄昏,毕竟是早春三月的艳阳天,整个城市都掩映在夕阳的余辉里,也不觉得特晚。
      
      当我们坐进小车的一瞬间,...

  • 致敬麦田

    2016-05-21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车窗外的麦田漫无边际,一片一片地呈现在眼前,犹如浩瀚的海洋在阳光下翻滚着绿色的波浪。这让我想起了故乡的麦田。
    深秋的时候,一辆辆拖拉机拉着锃亮的犁铧划破大地。大地露出新鲜...

  • 睡莲

    2016-05-21

      一湾碧水停滞的池塘,不兴微澜。      安谧的叶子悬浮于水面,是一群天马掠过这池塘踩下的痕迹吗?      银白的花蕾,尖尖地浮出水面,蜻蜓偶尔在上边打盹儿。      迎着午后的阳光,仰望蓝天白云,缓缓舒...

  •   母亲去世那年,父亲得了肾炎,不能干重活。我兄弟姐妹五个,最大的哥哥十三岁,最小的妹妹才四岁。奶奶七十岁了,是个小脚老太婆,走起路来颤微微的,似乎一阵风能把她吹走。
      然而,操持家务,撑起这个残破之家的是奶奶...

  • 科迪

    2016-05-21

      在政府楼前的广场东侧,有一排枝叶繁茂的国槐,国槐树下长眠着我们的科迪。   科迪是一只品种优良的黑贝,在2个月大的时候,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和秀秀、毛毛两个相仿年龄的伙伴共同在我们家落了户。   当时,我...

  •   一座城,能有一点厚重的历史,再能沉淀些许文化气息,是这座城的幸事。譬如沭阳。从两千多年前的郯子国,到前汉时的东海郡,再到北周建清六年改怀文县为沭阳县至今,沭阳留下了诸多历史古迹和文化遗产,淹留在岁月长河...

  •   窗外,阳光煦暖,春风浩荡,柳烟缥缈,河水潺潺,紫薇紫荆樱花竞相开放,所有的生命,于这个灿烂的春天,怒放着属于自己的奇光异彩。而我,最期盼的莫过于欣赏一树盎然向上的朵朵玉兰花开。      玉兰,木兰科落叶乔木,别...

  • 姑娘

    2016-04-28

      姑娘说,看了一本书书之后,唯一的感想就是,你的世界,因我繁华,也因我罪不可赦;而我的世界,虽不仅仅只有你,却因你战火纷飞,横尸遍野。人的一生是不是就是这么的戏剧。      时针滴答滴答的转动着,充满规律的声音...

  • 走近王明夫

    2016-04-28

      王明夫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至于其来源于何处,发端于何方?早已模糊,已然忘却矣。   印象中,单记得这位文化商人颇为传奇,有不少奇闻轶事,闻于坊间,比如2012年冬来赣州讲学,水南市政府对面的高杆招牌,印有王明夫的大...

  • 晨雨?暮色

    2016-04-28

      
      难得周末睡个懒觉,天大亮才起床,照常带上女儿去综合市场逛逛。三月的乡村早晨,鸟儿啁啾,花儿芬芳,空气清新得惹人心醉,这样美好的时光,女儿也欣喜与我结伴而行,不吵嚷着要坐车,或嬉笑或打趣,一路有说有笑往集市...

  •   一天,突然看到一位红光满面气度非凡的人闯进了校园,正在我纳闷这人是谁的家长这么华贵之时,一幕让我很难想象到会发生的场影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的眼前,真的让我惊呆了。      只见那位多少年来在我的眼...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