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好先生

    2016-06-30

      小明给我端杯水,好。小明帮我把洗脸水倒了吧,好。小明出去回来给我带点饭,好。小明-------小明--------小明给我洗洗内裤吧!小明:“我用洗脚水给你洗内裤,用洗内裤水端来给你喝,用内裤兜这饭给你吃。”...

  •   黄昏中,我等着班车。开往梧桐镇的班车迟迟不来,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快七点时候来了两辆班车,一前一后,却向另一条马路扬长而去,把我似箭的归心一下子扫入深渊。夜色下的马路边,最能体会漂泊的滋味。   我所处的...

  •   怀念过去了的我们,怀念已逝去了的十八岁,怀念曾因我们的一阵欢笑而精彩过的那整个夏天。      阳光温柔地洒遍校园里身着清一色校服的我们,我们笑过、闹过、风光过,也哭过、痛过、离开过,我们伏在楼道走廊...

  • 老友

    2016-06-30

      有两位朋友,一位是总角;另位是同学。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了。平时也常常电话联络,却因为各自生计奔波无暇相见。
      我的发小,我们已经分别整整十二年没有见面了。在我到达济南后,为了见到我这个老友,他驱...

  •   王序:菜九段历史研究的三级跳
      
      2015年11月,我收到了菜九段先生新撰的《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电子稿。之后两人见面时,菜九段让我为他的考察报告写一篇序文。我从未干过写序文的事情,内心有些犹豫,但想到...

    浏览全文阅读 [136]点评
  • 别情依依

    2016-06-30

      别情依依      结束三年知青生涯,我就要离开四队了。      那一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当年老队长把我领进生产队的情景,想社员们对我的照顾,想这几年自己走过的路。      悠悠往事像电影般风起云...

  •   有人说胡杨是茫茫荒漠里的生命之魂,傲立旷野,翩然独舞,顽强坚韧,美轮美奂。它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这是对活着的执着、对生命的敬畏。每当我看到美丽如画的胡杨,我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我的好...

  •   吴文治教授引导我走上文学路      吴文治导师2009年6月3日逝世。九年来,每每想起,多有伤感。2001年后每一次去他家,他都会亲自签名送我一本新发表的著作,你无法想像那时他的左半边身子基本瘫痪,而他就是这...

  •   岂止只是历史的侧影      ——读菜九段新著《历史的侧影——透视重大历史片断的关节点》有感      菜九段先生与笔者同为新闻出版界同行,与他相识也有头二十年了。以前老是往...

  •   宋家山铁厂
      ——儿时的淘金地
      孩童时代的周末,孩子们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宋家山铁厂了,铁厂距离老家大石崖有二里多的样子,它是大石崖所有孩子常去的地方,是孩子们的淘金地。
      对于铁厂最初...

  • 大明湖游记

    2016-04-27

      秋末伊始,天微凉,尝邀好友同游大明湖,闲情信步,其间况味良多!————有慨于游,著几字,留待后日察之,俯仰拾情!
      始踱步于林间,风回叶舞,仿若霏霏淫雨,纵无着地点坑之实感,飘忽回旋间,尤增其美态...



  • 一九七八年在全国农村开展了一场清经济运动。主要目的是对集体经济进行清理,对贪占挪用钱物者进行打击,时间为三个月。十二月六日,我任两打工作队副队长并进驻通河县依山乡柞树大队。
    柞树大队是一个大...

  •   卖对联回忆叙(年前卖对联,花钱买辛酸)      乙未年末,时值寒假,余闲置在家,颇觉无聊,遂与同学合伙卖对联。余曾想,春节将至,卖对联乃是小投资而大回报,成本低而利润高,岂料人算不如天算,终以赔本而归。嗟乎!...

  • 搬家

    2016-04-27

    大学毕业后,我懵懵懂懂分配到离家七十里开外的隆尧师范,由此揭开了我在隆尧师范的搬家序幕。
    我在隆尧师范的第一个家位于教学楼的二楼中厅,这个家叫教职工宿舍或者更确切些,因为中厅里住了常老师、宫...



  • 庙会也有“洋”的吗?有的,我见过。龙年我在北京过春节,大年初一去赶了地坛公园庙会,初三又去逛了朝阳公园的“洋”庙会。相对于朝阳的“洋”而言,地坛的庙会就是个&ld...

  •   时代是历史的季风,随岁月而吹,童年是一片圣洁的土地,童心就是开在这片土壤上最美丽的鲜花,不论是在什么年代,这朵花都自有促使它盛开的光照,灿烂的理由。年年岁岁,时代伴着岁月的车轮而行,一个时期吹一束风,每一阵...

  • 对于土生土长在乡村的我来说,种田的记忆,已深深地镌刻进我的骨髓。尽管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变迁,那与一头牛、一杆鞭、一支犁为伴的日子,已与我渐行渐远。但每每在闲暇隙罅,细细品来,犹觉那样的日子,有辛酸,...

  •   在南方走了这么久,我想,跟我有缘的地方,一个是和平,一个是石牌。
      石牌就是一个城中村,像广州其他城中村一样,村里没有艺术坊,没有大街道,没有大祠堂,没有大超市,没有一切高大上的东西,但并不意味石牌赶不上潮流。...

  •   家乡的神道碑      我的家乡地处渤海湾畔,辽西走廊,古称连山驿,是一座海滨旅游主城区。这里有很多历史古迹文化景点,三百年的大清王朝“皇清诰封中宪大夫佟公神道碑”引人入胜,吸引了无数...

  • 鹰影

    2016-03-02

      他是我的英雄,岁月,我求你不要伤害他。
      ——题记
      
      阳光明媚的午后,我独自漫步在幼时走过的街道上。树叶和风浅浅地低吟着,而那投在地上的阴影像极了展翅的苍鹰。我抬头,透过手指缝望着天...

  •  若不是发如霜,沙漏夜未央,怎会明白,守候会那样长;若不是面沧桑,皱纹难遮妆,怎会惊觉,人老岁月殇。总觉得时间还很长,忙忙碌碌中错过了期盼里一次又一次的登场;总觉得日子很平常,纷纷攘攘里苍凉了惦念里一场又一场的守望...

  •   恩师七十大寿,我们一帮弟子相约前往,意外的拜访让年迈的恩师泪光婆娑,感动万分,慌忙把我们宴请到附近最豪华的酒店。
      酒桌上,恩师一改往日的威严,和我们调侃起学生时代的轶文趣事。酒桌上,真乃掌声不断,笑声不...

  •   ——写在外婆八十岁生日
      外婆80岁了,这似乎是一种特殊的情节,总感觉外婆依然健步如飞,总感觉我依然依偎在她身边,永远没长大。可是,这许多的一切,都在往事记忆中了。我们一个个慢慢长大成人,飞...

  • 暖自己

    2016-03-02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矾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水流,洞在清溪何处边。”
      蝶舞花丛,云游蓝天,百年人生一过客,雁来雁去一首歌。情浓浓,梦依依,淡淡的温情,浅浅的宁静,时光枝头那平平常常的念,简简单单的...

  •   那天,好友来看望我,她对我说:“咱单位的晨居然不认她的亲妈了。说是在单位门口被她亲妈扇了一巴掌。”我愣了愣,原因是,我也是被亲妈抛弃,寄养在养母家的孩子。好友接着说:“她的亲妈早早把她送人,...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