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最好不相见 再次遇见夏蔷薇,已经是你们从哥伦比亚音乐节凯旋的第二个星期。那天,我坐在M记把一个汉堡啃得虎虎生威。 夏蔷薇穿着雪纺的长裙,戴着大大的暴龙眼镜。裙摆上缀着的晶迭起一个个涟漪,摩挲她光洁白皙的小腿。这一年的这一天她已经可以把...

  • 一切一切难道都已经注定了吗? 他出了事情,当事情结束时,他是那么的沉默,冷静。事情的经过一幕幕在脑海里闪烁着;看着自己满手是血,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想到的不是自己与他人打架的事,而是想起了一个纯纯的女孩子,那张粘夹着土与血的脸上绽放了一摸笑容...

  • 等到春天都过去 撰文:安心对阳 A在西城。她从地铁站里出来,一个人。暴风裹挟着雪粒子落在了脖颈里面,她想,那条曾经自己编织的围巾已经不能够取暖,但是偏偏执拗的捆扎在自己的脖颈上面。前面打一个温莎结,两端如同飘逸的风铃彩带在寒风里招摇,随意邂逅...

  • 优女遇劣男

    2016-12-09

    包间里怀旧伤感的乐曲缓缓着,诗佩感受着彩虹灯在脸上闪烁着,点点忧郁增强,她不会感受不到刚认识的汉文在她身上闪烁不定的小眼睛,心里不免有几分嘲讽。就那小胖墩儿,长相又贼差,听说还坐过三年牢,还想怎么着?多少优男我都看不上,至今甘愿孤独,你更...

  • 在这个尴尬的年纪遇到你,遇到对的人却在错的时间里,有着多少的无奈,想用尽一切来找回心灵的安抚,给自己最美好的憧憬。曾经的我们无话不谈,从彼此点点滴滴的小事到隐藏多年的秘密,即使偶尔的一句话也不说,彼此也从未觉得尴尬,我以为这就是我想要的爱...

  • 你为什么不给我时间啊,我的恋人!你今天突然说不与我谈恋爱了,不再做我的恋人了……这世界是怎么了?昨天我们还山盟海誓,拥抱接吻,热情似火――你还说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真心愿意嫁给我――让我上了天堂。今天你怎么这样了?……这不是让我进地狱吗...

  • 22岁的杨璇是一个很地道的上饶姑娘,性格温和,文静秀丽,从初中开始就受到男孩子的普遍关注。但她对那些丝毫不在意,把全部精力都投放到学习中。因为她知道,出身不好,不通过考试走到外面去就对不住每日起早摸黑的父母...

  • 就在这一天,你凝视着我,漾出一朵微笑,点亮我生命的光芒。我紧紧握拳,指甲在掌心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一股悸动涌上胸口。 至今,我都找不到恰当的字眼来跟你形容这一切,尽管我已预知这场恋爱的结局,也曾想过千百个理由离去,但我还是没办法阻止自己爱上...

  • 我想说:我爱你!那你呢,爱我吗? 有时候,爱情只是两个人的风花雪月,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 爱每一个人与被每一个人爱,前者是更向于每一个人的平等,后者却并不具有确定的意味。如是“要被每一个人爱”这出于想得到别人的爱的人的主动意识,同时人们自然想到的是被每一个人爱就要先爱每一个人,多是我们所赞扬的,但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他的内心是存在...

  • 他为了她,真的低到了尘埃里。 他在培训基地认识她,当然刚开始只是知道名字般的认识。学了一周开始做项目,讲评的时候,他发现她好认真,本来只要求做两个页面,她却做了五个。本来他只是想闲的时候看两眼就够了,不会和她搭话,因为他习惯了高冷。可是由于...

  • 他为了她,真的低到了尘埃里。 他在培训基地认识她,当然刚开始只是知道名字般的认识。学了一周开始做项目,讲评的时候,他发现她好认真,本来只要求做两个页面,她却做了五个。本来他只是想闲的时候看两眼就够了,不会和她搭话,因为他习惯了高冷。可是由于...

  • 永远的纪念

    2016-12-05

    无论经过多少岁月的积淀,依然记得那些年。在那些年,许下多少愿,经历几轮离别。 天上煌煌明月,月华照耀下不情愿地说再见。慢慢飘远的流星瀑三千,在你身后默默写下怅然的歌篇。缓缓摇动手里的桃花扇,嗟然轻叹。三年前,树桩的年轮停留在十三圈,勾勒几幅...

  • 倚月独坐,今夜似乎无眠,一缕薄风从玻璃的缝隙挤进我的轩窗,微微的寒颤,在这个初冬的夜辗转反侧。凝眸远处,一抹凄然,枯叶纷纷离枝,低眉细数,一笺寂寞,落下暗香几许,岁月的深巷,响起了风的脚步,由远似近,又或由近似远,就好比此时的心,念来,仿若...

  • 永远的纪念

    2016-12-05

    无论经过多少岁月的积淀,依然记得那些年。在那些年,许下多少愿,经历几轮离别。 天上煌煌明月,月华照耀下不情愿地说再见。慢慢飘远的流星瀑三千,在你身后默默写下怅然的歌篇。缓缓摇动手里的桃花扇,嗟然轻叹。三年前,树桩的年轮停留在十三圈,勾勒几幅...

  • 倚月独坐,今夜似乎无眠,一缕薄风从玻璃的缝隙挤进我的轩窗,微微的寒颤,在这个初冬的夜辗转反侧。凝眸远处,一抹凄然,枯叶纷纷离枝,低眉细数,一笺寂寞,落下暗香几许,岁月的深巷,响起了风的脚步,由远似近,又或由近似远,就好比此时的心,念来,仿若...

  • 杨柳岸,晓风残月,偶尔掠过的三两只雁影,打落的三两片残叶在水面上打转,漾起圈圈的涟漪,牵动了那早已波澜不惊的心湖,兀自沉浸在过往的时光中,久久不可自拔 折一枝梅花,轻别于你的发,煮一壶新茶,陪你笑谈天下,小巷边,古槐下,以前的旧时光,这里的...

  • 你可曾记得红枫树下你许的诺言?你可曾在梦里见到我义无反顾走向你的身影?你可曾知道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一人在默默等你?...

  • 杨柳岸,晓风残月,偶尔掠过的三两只雁影,打落的三两片残叶在水面上打转,漾起圈圈的涟漪,牵动了那早已波澜不惊的心湖,兀自沉浸在过往的时光中,久久不可自拔 折一枝梅花,轻别于你的发,煮一壶新茶,陪你笑谈天下,小巷边,古槐下,以前的旧时光,这里的...

  • 你可曾记得红枫树下你许的诺言?你可曾在梦里见到我义无反顾走向你的身影?你可曾知道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一人在默默等你?...

  • 清晨时,阳光下 --坏小孩 “你要主动找她,别指望她会主动找你。。。星期一到星期五,你在中午13点十多分和晚上8,9点钟可以联系到她,在聊完几句后...

  • ――第一章 我们分手吧 清风入树绿,桃花朵朵开。 屹立在小道两旁的桃花树姗姗开花,整条道路都被绽放的桃花映得粉嫩粉嫩的,携手走在小道上的阮溪和...

  • 清晨时,阳光下 --坏小孩 “你要主动找她,别指望她会主动找你。。。星期一到星期五,你在中午13点十多分和晚上8,9点钟可以联系到她,在聊完几句后...

  • ――第一章 我们分手吧 清风入树绿,桃花朵朵开。 屹立在小道两旁的桃花树姗姗开花,整条道路都被绽放的桃花映得粉嫩粉嫩的,携手走在小道上的阮溪和...

  • 樱花葬礼

    2016-12-04

    星海学院,位于星海市的中心,这里是天才的聚集地,高调的建筑,优雅的环境,完美的诠释了贵族学院的气派。 干净整洁的樱花大道上,一抹墨蓝色的身影...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