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梭在尘世中,我们总是会被突如其来的缘分砸伤,有些缘分只是南柯一梦,瞬间的消逝成了萍踪过往;有些缘分却落地生根,扎进了我们的生命中,从此纠缠不清。...

  • 那么很好,这个“女人”算是与那个书生同床共枕了。于是啊,我就在想,你说,古代的男女之间床纬之事,与现代人相比较,会怎么样。当然,在花样方面肯定还是没有什么创新的,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要说的重点是,野 合,这就有点意思了。不要问我野 合是什么...

  • 时间:2016-11-22作者:宝宝推荐者:靳磊 青春的年华早已在时光的流逝下,杜撰成了流年里的故事。不知在那半世流离里有多少人值得你铭记,又有多少记忆值得你去将它请进生命里。过去的璀璨是否已将它雕刻,当你回首时,是否还记得那个最疼你的人,如今她是否依...

  • 秋风向晚,梧桐叶兼着细雨飞落;白衣小巷,孤独的足音消失在小屋的炉火。推开窗,冰冷的细雨落在发梢,滑于我微凉的唇,涩涩的,不知道是不是雨中带了谁寂寞的泪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有时候我们无法拒绝的是开始,无法抗拒的是结束。有些人,一眼万年...

  •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我是烈火,我也是枯枝,一部分的我消耗了另一部分的我。” 这句话出自纪伯伦的《沙与沫》。 像繁华落尽遇到你,没有风没有雨,只是在一个寂静的夜,如湖中的一滴水,荡...

  • 令妃

    2016-12-09

    “回娘娘话,是高总管亲口说的。”自从令嫔从妃降为嫔之后,这延禧宫里的人,虽然不敢再喊令妃娘娘,但是也不敢喊令嫔娘娘,最后只能喊娘娘了。开始有些人触了霉头,让主子随便找了个理由,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别的地方的人不敢说,起码在这延禧宫里,倒是真没...

  • 嫁衣

    2016-12-09

    普宁县的小占姑娘自小没了父母,被叔叔婶婶卖到地主家做奴婢,小占自小性格温顺,又很有悟性,12岁起就跟着同是地主家的厨娘许大娘干活,许大娘有两儿一女,早年因为丈夫先去了,一个人出来干活把三个孩子拉扯大。许大娘很喜欢小占,觉得她很懂事也很聪明,可...

  • 故事说到哪了,喔对,说到了那个“女人”,没错,那个“女人”在暗地里读书写字学习琴棋书画。那么你们想,一个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她从来也没有学习过,读书写字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你说她能学会吗。哎,你别说,要不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嘛,在爱情里面,还...

  • 一卷诗词,一曲离殇,一份相思,一轮明月。一盏孤灯,独伴凄凉。 红尘如梦,痴心为了谁?心碎在盼谁? 谁人能了我心伤?谁人能懂我迷茫?...

  • 是否不该

    2016-12-09

    嗨,我叫陌风。 嗨,我叫筱染。 仲夏的初相遇,我想,前世你我必定相识,相知,相爱。佛也曾说:往世红尘陷,今生情缘劫。 染儿,我们,是否不该,在前世就相爱,以至于~你我如今似路人 风起叶落时,伊人与君知? 起起落落,花儿开了又凋谢,仿佛也厌倦了惊...

  • 风儿放弃了所有鲜花,只为寻找那一片落叶,飘荡着沉醉的迷恋,然而落叶腐烂入土,风儿孤僻成性,独自的狂啸, 雨儿放弃了绚丽天空,只为寻找那一粒尘埃,融合着快乐的柔情,然而尘埃蒸发干裂,雨儿撕心裂肺,独自的哭泣, 夜如墨,卷缩在床前,心绪坠入万丈...

  • 《 人生如棋 之 霸王别姬 》 纳兰雨墨 慢说方寸即围城,胜败谁堪系一身。 世事如棋君勿笑,唯有霸将陷最深...

  • 回忆刚好

    2016-12-09

    想哭时,抬头望望天空,天那么大,会包容你所有的委屈!...

  • 神仙母亲

    2016-12-09

    神仙母亲文/布衣粗食“妈妈,你真的是神仙吗?”当他第一次看到母亲顶着红头巾,穿着大红花袄,盘坐在祖屋的神龛前的时候,问母亲。“妈妈不是神仙,是神婆。”母亲告诉他。那会,他才五岁多一点,直觉告诉他,妈妈就是神仙,要不,村里哪家有了病人、丢了牲...

  • 对有些事,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智慧;可是对有些事,不能睁一只,闭一只眼,这是原则。 遇见是两个人的事,分开却是一个人的决议;遇见是一个开端,分开却是为了遇见下一个分开。这是一个盛行分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辞别。 ―――米兰?昆德拉 别人都在...

  • 我曾经以为只要努力对一个人好,让对方感动就可以维持一段感情的存在。 可是后来现实教会我的是,感动维持不了一段感情,感动也不代表就是爱。 “小夏,沈哲他下个月要结婚了”,听见好朋友口中说出他的名字,我手中浇花的动作顿了一下,低着头继续浇着花。...

  • 前世欠你的情泪 穿梭在尘世中,我们总是会被突如其来的缘分砸伤,有些缘分只是南柯一梦,瞬间的消逝成了萍踪过往;有些缘分却落地生根,扎进了我们的生命中,从此纠缠不清。――题记 初冬时节,南方的天气是忧郁而多愁善感的,昨日老天阴沉着脸,今天斜风夹着细雨恣肆地...

  • 我看见她总是面目全非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没有面目。 我想回家了,但我已经描述不了家的形状和感觉。我想家了。 这就是我要的梦寐以求,这就是我要的如愿以偿。我跪在佛前捻着佛珠就像在数自己的罪过。愿佛祖洗掉我前世今生里的尘埃,我只是想活着,我只是想活着! ...

  • 婚逝

    2016-12-09

    没想到,阿远也会离婚。他妻子的贤惠,是出了名的。一结婚后就在家做了全职太太,把一家人伺候的舒舒服服,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前几年,阿远要创业,妻子把结婚时娘家陪嫁的“压箱钱”都拿出来了,还变卖了首饰,全身心支持丈夫。阿远也确实很感激,发誓要赚...



  • 我以为那一场美好遇见,会是一生不变地牵绊。回眸刹那,一切过眼云烟,我还傻傻地守在相遇的地点,你却早已经走远。很多人,都是来去匆匆。注定只是彼此目光里得一朵昙花,再美也只是一现。即使很努力地做着挽留,最...

  • 火样红

    2016-12-07

    冬日的阳光里,我找寻那抹红,似烈焰般的红。那斑斓色彩中夺目的红艳,引我心湖泛起波澜。
    亭台楼阁,花园僻角,红枫的色彩,夺目浓艳,在纷扰的世界里,独步天下,艳压群芳。不管在哪个角落,只要有红枫的身影,就有着无法掩饰...

  • 你是我的此生不换,我是你的思念百遍 你是我的此生不换,我是你的思念百遍。这样浅描素写的场面,显得今夜的月色微微暗,温柔的风开始荡起了波澜。尘世里,谁的步履已蹒跚,谁的热泪已满面,你却不曾回头看。菡臼月下亦羞...

  • 院子里生长着一朵花,有些孤独,它有它的阳光地带,但是,它却渺小的可怜。我说不出它的名字,但是,我却莫名的喜欢它。风会从它的身边经过,或许,也只是匆忙的路过,一定会有缤纷的心情在生长,但是,一定不会在它身上着落。一只蝴...

  • 消散的幸福

    2016-12-07

    一直听人说,世界是悲惨的。而我现在却觉得,世界因生命而不会显得太黑暗。虽然会渐渐失去曾经所珍视的东西,但毕竟生命仍然存在。试想,什么是比生命还重要呢?
    这世界是精彩的。生命的存在让一切都妙不可言。
    ...

  • 记得那是09年的时候 刚好失恋 怀揣悲伤的心情到处看看有没和我一样的人.寻找所谓安慰 一晃8年了快 我的人生以及彻底改变,我疼我的老婆,有可爱的儿子,幸福 世间所有的美丽,只能是某个瞬间的,这个瞬间可长可短。人,就是由于记住了那一瞬间的美丽,而恪守...

赞助商链接

热点阅读

最近更新